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真家族杂记 > 第二十六章 叛门

第二十六章 叛门

作品:修真家族杂记 作者:东厂白公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林光瑶终于在十天后回到了宗门,一同回来的还有位沧水宗的结丹期修士魏青。青灵门听到消息的其余几位筑基欣喜地来到大殿。

    此时,傅棋山正在和魏青争辩,这位儒士此时仍旧显得波澜不惊,倒是魏青有些面红耳赤。这让刚进门的青灵门筑基们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沧水宗想保这么些人,你风云宗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你一个小小筑基居然还敢给我硬顶着。”

    “魏前辈,这搬迁事宜是我风云宗的百年大计,不会因为些许人情而更改的。”傅棋山笃定道。

    青灵门修士心里拔凉拔凉的,眼巴巴看向这个长得凶神恶煞的乌黑汉子,如今简直就是活菩萨一般。

    “哼!”魏青拍了一下桌子,将它拍成了齑粉,怒道:“你当老子这么爱求人吗!”

    傅棋山眼皮一跳,淡淡回复道:“那魏前辈稍后,我去问下季师叔,请他来跟您聊聊如何?”

    “赶紧的!”魏青脸色黑得快滴下水来了。

    这倒是让青灵门修士们心下暗喜,纷纷上前大拉关系,大拍马屁。

    傅棋山取出一件小巧玉佩法器,轻轻捏碎,道:“还请魏前辈稍候。”说完就低头品茶不提。

    一炷香后,青灵门上空再次出现风云宗的虚空舟。同样的灵压再次覆盖住青灵门内所有人。

    三个呼吸后,大殿外就走进来两位白袍修士,正是青灵门修士们眼熟的简姓元婴修士和季取善。

    魏青眉头一挑,脸上如开花了一样笑容满面道:“哎呀呀,简前辈来了,在下上次聆听前辈仙音都是五年前的事儿了!季老弟也来了,唉,鄙门这点小事真是麻烦简前辈和季老弟了。”说完,如此间主人一般迎入二人至上座。

    看的青灵门修士的眼睛珠子掉了一地。

    几人坐定。简前辈面色和善地询问道:“我家小子把我等叫来,想来是遇着难事儿了。魏道友,是……”

    魏青笑着道:“简前辈,叫我魏青或者魏师侄就行了。在下是沧水宗奚朝大长老的入门弟子。您老兴许也知道,师父他老人家正在修炼玄阴真水大法,这青灵门不知从何处得了一只灵龟,正是师父所需之物。这不,青灵门修士们求上门来,师父他老人家就让我来问问风云宗的意思。”

    “哦?”简自量瞄了一眼底下正襟危坐的青灵门修士们,“我说那乌龟怎么长得有些不一样。”

    季取善阴着脸,呵道:“你们几个!真是能找事,给脸不要脸!”

    青灵门修士们哪还坐的住,纷纷站起作揖不停拿话求肯。

    魏青如若未闻般依然舔着脸看着简自量。

    简自量敲了敲桌子,道:“这空蝉岛是我风云宗的百年大计,这个是不会变的。你沧水宗要开这个口子……”顿了一下,瞥了眼魏青。

    魏青感到一阵冷意,忙把背弯的更厉害。

    简自量接着道:“坏了我风云宗的事,我宗大长老可不高兴了。一旦青灵门说可以不用搬迁了,这令牌岂不成了儿戏?”

    魏青弯着腰,笑脸道:“这灵龟对我师父确实非常重要,来时师父千叮万嘱,务必带了灵龟回去。还请简前辈千万体谅一二。”

    季取善皱眉道:“我风云宗的大事,你们居然敢来插手。简师叔不都说了不行了吗?再者说,不就一只乌龟吗……”

    魏青似是有所想法,慢悠悠地回头看了几眼青灵门的修士。

    青灵门修士都感到一阵惊惧,怕不是要杀人夺宝吧。林虚书赶紧下跪不住地磕头,却说不出话来。

    陆君铭尚头脑清醒,暗道,风云宗要的是人,又不是命,元婴修士都在这,顶多夺宝而已,只是如今看来是不得不去那空蝉岛了,暗自惆怅不已。秦素玉只在心里暗骂这碧波门的人不靠谱,到如今都还不上门,人老远的沧水宗都到了。

    魏青看着不住磕头的林虚书,突然又冒出个想法来,一手虚抬,灵气扶起林虚书,顺便一指远远点醒这糊涂掌门。转头笑问道:“简前辈,若是我沧水宗只保这林家人,让他加入我沧水宗如何?”

    这下子青灵门修士都震惊了。简自量也一挑眉,“哦”了一声,然后思索起来。

    林家离开了青灵门加入沧水宗,说起来,只要风云宗闭闭眼,自然仍旧算是让青灵门去了空蝉岛,其余宗门也就没了说辞。

    可林家愿意离开青灵门吗?在这里尽管门派弱小,也算是一呼百应独掌一峰,去了沧水宗可就只是个中低层弟子而已。更何况,林家可是青灵门的开派祖师家族。

    “简师叔,您怎么看?”魏青问到。

    简自量考虑片刻,道:“下次见着奚朝,我再与他分说,这次就照你说的做吧。”

    众人把目光望向林虚书。

    林虚书此时已经清醒过来,尴尬万分地杵在同门中间。如今听到这个问题,一时间头脑混乱,门派、家族、甚至自个儿的前途性命,无数思绪一起涌了过来。林虚书茫然四顾,不知如何作答。

    “我们愿意加入沧水宗!还请魏前辈收留!”林光瑶干脆利落地下跪在地上,咬着牙道。

    其余修士惊道:“光瑶!你说什么呢?你这是叛门呀!”

    “天底下,哪有掌门叛门而出的事情啊!”

    “青灵门岂不成了笑柄了!”

    “林掌门,你可要想清楚,你才是林家族长。光瑶一时迷了心智,说话不算数的。”

    “师兄,我林家这次可不好去东乾海呀。”

    ……

    众人吵闹之中,大殿内又有弟子领进来一人。殿内人看去,是个熟人,碧波门的外事执事莫顾。秦素玉一看来人,暗道一句“总算来了。”

    简自量有点不好的预感,没好气地道:“碧波门也来人了,今儿这里也算热闹了。”

    季取善不善道:“莫道友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青灵门?”

    莫顾笑呵呵道:“简前辈也在呢!季道友,呦,魏道友居然也在。哈,看来几位是心有灵犀呀。晚辈此来也是为这青灵门的事。”

    “这里怎么又有你家的事了?”季取善问道。

    莫顾道:“说来话长,我家师祖庄齐与青灵门秦家已故的秦耀光乃是同门师兄弟,当初闹了生分。如今秦家欲回归山门,庄师叔还是很欢喜的。简前辈,晚辈今日来此,就是想把这秦家人带回去,好和师叔团聚。”秦素玉赶忙出列跪伏于地。

    季取善黑着脸,这事自己做不了主,看向简自量。

    简自量慢悠悠地道:“我听说,这青灵门是秦耀光和林瓯两个一起建的,当初还是秦家做的掌门。”

    “可不是嘛,虽然秦耀光负气出走,但这青灵门的建立,我碧波门其实也是出力不少的。如今风云宗既然要求青灵门搬迁到东乾海去,我碧波门自是支持的。只是秦氏后人凋零,我师叔不忍秦师弟后继无人,故而才让晚辈厚着脸皮来求简前辈。还望简前辈能网开一面。”说罢,莫顾躬身作揖。

    季取善瞪了跪着的秦素玉一眼,回头向简自量传音:“师叔,这青灵门可真会找事,一个两个的。真要是让两家走了,岂不……”

    “无妨,几个小修士而已,得了两家元婴宗门的人情,接下来他们就不会再说什么了。”简自量嘴唇微动,传音道。

    季取善微微躬身答应,然后朝着众人道:“莫道友,既然庄前辈这么说了,那也成,我风云宗也不是不念人情。那只要这秦家人也离开青灵门,就许他家加入你碧波门。”

    话音刚落,还不等众人有个反应。秦素玉就道:“我秦家也愿意离开青灵门,回返碧波门,多谢莫师叔往来奔波,多谢庄师祖不计前嫌,多谢简前辈悲天悯人、宽宏大量。”

    “秦师姐!你如何也……”陆君铭等人大急,如今青灵门出了掌门的两大家族都弃门而去,这将来……众人实在不敢继续想下去,只得苦苦哀求林、秦两家。林虚书目光呆滞、无甚反应,秦素玉只是闭口不言。

    “林掌门,秦师姐,你们要叛门,我等也可以叛门,那劳什子空蝉岛,谁爱去就去!”

    见实在吵的不像话,季取善“哼”了一声,一股结丹期灵压将青灵门修士们都震慑得趴在地上,道:“吵什么吵!没规没距的。这可不是你们说想不去就不去的!哪个说不去的,再说一遍我听听?”

    众人被灵压压服着,哪个真敢硬顶,说不得就被一掌拍在脑门上去见前代掌门诉苦了。

    “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林家和秦家人就让他们领走吧,其余人等,皆暂先听从傅棋山的号令。”简自量有些厌弃地说道。

    傅棋山此时站在一旁,看了一场好戏,见提到自己,赶忙出列躬身称是,然后顺口问到:“师叔祖,秦林两家属叛门而出,这青灵门灵脉及相关物事折算灵石,可还要计入这两家?”

    “哼,自然不必。”

    张敬耀此时硬撑着叫道:“对呀,这秦家掌着百宝堂,掌着秘库,这林家掌着门内不少宝物,岂能就这么拿走了?师弟们,这都拿走,叫我等在空蝉岛上怎么过?”

    其余众人反应过来,纷纷叫道:“对,我们自己再找个掌门,胡师兄,你来做掌门,让他们把东西吐出来!”

    “你们这些来我家拱食的,居然还想着让我们拿宝物出来!”林光瑶跳了起来道:“要不是我林师叔,你们几家不知道在哪做散修呢!如今倒好,还来反咬一口!”

    众修士又吵做一团。

    “好了好了好啦!”季取善脸阴沉的厉害,将这些不入眼的修士震慑住,又瞪了魏青、莫顾一眼,道:“你们两家是叛门而出,又不是分家,除了随身物品,都把东西留在门里。”季取善对这两家更没好感,直接下了如此决定,反正沧水宗、碧波门对这些也不看在眼里,不如紧着这些要搬到东乾海的修士。

    魏青只对那变异灵龟在意,莫顾也只需要领回秦家人,既然风云宗如此发话了,也只得应好。只有秦素玉、林光瑶两个女子在哭嚎,也被季取善一指点晕过去。

    大殿上这番哭闹总算是结束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