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吞神至尊 > 第1840章 泼脏水!

第1840章 泼脏水!

作品:吞神至尊 作者:渡劫的小白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就这样死了么?”

    韩欣葵闭上双眸。

    她心中自然是不甘心的。

    幻想着能够进入刀圣崖修行,但没想到,一切都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她完全放弃了抵抗。

    鸡蛋碰石头,她反抗也没有用。

    “砰!”

    但旋即她便听到了一声闷响。

    紫君沐如遭重击,整个身体被一股巨力压迫而下。

    脸直接拍在了地上。

    将地面都拍出了一个大坑。

    随后身体抽搐了两下,鲜血逐渐从他的身体上溢出,染红泥土,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死了!

    韩欣葵听见异响,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睁开双眼。

    看到死在她面前的紫君沐,眸子瞪大。

    这……这是什么情况?!

    紫君沐,死了?

    怎么死的!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秦沉,但秦沉却一副茫然的样子,对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情。

    韩欣葵想想也是。

    秦战不过通天二重,如何杀死通天八重的紫君沐?

    林松韵则是诧异的看了一眼秦沉。

    为什么不承认?

    秦沉似乎猜到了林松韵的心中所想。

    “暗中有人在观望,你我暂时都不要暴露实力,不要明着出手。”

    一道元力传音,在林松韵脑海中响起。

    林松韵顿时美眸一凝。

    是有人想当最后的黄雀?

    “救命!”

    另一边传来绝望的声音。

    秦沉看了过去,当即催动念力再度动手。

    “嘭!”

    那欲对韩家之人落下的剑当场被击飞。

    “什么人?!”

    紫山古族之人目光惊悚的看向四周。

    “嘭!”

    旋即他陡感一道重若山岳般的巨力砸落而下。

    他整个身体竟是当空炸开!

    鲜血都溅射到了韩家之人的脸上。

    那韩家之人懵了。

    大脑一片空白!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人,自己自爆了?

    韩欣葵眸子凝固:“有人,是有人在暗中出手助我们韩家。”

    她很欣喜。

    “秦沉,松韵,我们的运气太好了,竟然碰到了乐于助人的高手。”

    韩欣葵兴奋的对秦沉两人道。

    林松韵面色古怪,心中想着不知韩欣葵知道这个乐于助人的高手就在他身边会是什么心情。

    秦沉的表情是一脸茫然。

    但暗地里却是念力激射。

    将对韩家之人动手的剩余紫山古族的人,全部杀死。

    危机解除。

    先前跑的最快的韩金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回来。

    “大家没事吧?”

    他一脸关切的样子。

    “韩金城,刚才有危险的时候,你可是跑得最快,我们有没有事我不知道,你绝对没事。”

    有韩家之人冷漠的说道。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现在看来,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刚才韩金城在危难之中的行为,让诸多韩家之人看清了韩金城。

    韩欣葵也冷冰冰的看了一眼韩金城。

    亏她还一口一个金城哥的叫。

    关键时刻,抛弃她简直一点犹豫都没有。

    韩金城见局势不对,立刻道:“我承认,刚才我的行为的确有些不妥。”

    “但我觉得,比起这件事情,大家更应该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你们觉得紫山古族碰到我们,然后还在原地设下埋伏就等着我们跳,这是巧合吗?”

    他这一句话,立刻让诸多韩家之人眸子一凝。

    不约而同的。

    其眼神全部都是看向了秦沉两人。

    韩欣葵面色一变,眸子冷怒的看向韩金城:“韩金城你什么意思?”

    韩金城阴阳怪气的道:“我没什么意思,你应该问问你旁边这两位你到死都还要保护他们的人。”

    “他们怎么就会这么巧的碰到我们,还死乞白赖的加入我们的队伍。”

    “最关键,为什么又是这么的巧,他加入我们队伍没多久,我们就遇到了紫山古族的伏击?”

    他每一句话,都在往秦沉身上泼脏水。

    韩欣葵道:“这都是你的猜测和怀疑,说话你得讲证据。”

    韩金城一笑:“证据是么?刚才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紫君沐在杀韩欣葵的时候,明明这两个家伙就在韩欣葵的身后。”

    “但是紫君沐却是直接选择了绕过这两个家伙,这不是我的推测吧?我说的,句句属实。”

    “的确,这疑点实在是太多了。”

    有韩家之人点头,随后看向秦沉两人:“你们需要给我们一个解释。”

    秦沉笑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韩金城。

    不得不说,这家伙泼脏水的能力很强。

    但。

    他又需要给这群人什么解释?

    若不是秦沉,他们现在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现在还像审犯人一样的让他们解释。

    韩欣葵道:“紫君沐绕过他们杀我,那是因为他们实力太弱了,紫君沐根本没有将其当做一回事罢了。”

    她仍然还在为秦沉和林松韵辩解。

    像是在孤军奋战。

    韩金城明显已经赢得了民心。

    他笑了一声道:“韩欣葵,你这究竟是善良无知还是愚蠢?”

    “又或者,你是不是也有问题?!一直为他们两个跟你毫无关系的人辩解,这一点,值得人怀疑。”

    韩欣葵美眸一瞪,竟然现在还怀疑到她的头上来了?

    而且她看韩家之人看向她的眼神,眸子之中尽是满满的怀疑之色。

    这群人,已经完全进入到了韩金城的思维之中!

    “别说了,既然你们说紫山古族的人是我们招来的,那我们便离开好了。”

    秦沉无所谓的笑了笑,他用不着跟这群人证明什么。

    “我跟你们一起走。”

    韩欣葵愠怒道。

    “你没有必要走韩欣葵,我们还是相信你的。”

    有韩家之人开口。

    “你们就相信他的鬼话吧,明明是他自己关键时候逃命逃的比谁都快。”

    韩欣葵明显非常生气,拉着秦沉两人离开。

    韩金城无所谓的道:“没事,她要离开就让她离开好了,她总归有可能是一个不定因素。”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确保百分之百的安全。”

    韩家之人闻言一听,顿时有理。

    林松韵向秦沉传音道:“那暗中的人离开了吗?”

    秦沉回应:“没有。”

    “那也就是说,他们有危险?”

    秦沉笑了笑,道:“那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