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绝命网文 > 第二十八章 道哥,你妈死了

第二十八章 道哥,你妈死了

作品:绝命网文 作者:幽灵熊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此时的圆寸头小年轻正在车里大声打着电话。

    “道哥,你想想办法。”

    “不是上次的事.....我刚刚傻批了,捅死个人,道哥你要拉我一把啊。”

    “走不掉啊,我车子被卡住位了,外面还有好几个警察。”

    “道哥?”

    “道哥?喂?”

    “道哥,你妈死了。”

    ...

    ...

    “喂,海叔,我啊,文东。”

    “我今天出大事了,弄死个人。”

    “好像没监控....不过,被一个交警看见了。”

    “跑不掉啊,我车子被堵了,现在车外面好几个警察。”

    “没砸,好像要砸了。”

    “海叔,喂,喂,海叔?”

    “草!”

    小年轻把手机直接摔在前挡风玻璃上,嫌不解气,又扬起拳头使劲砸了下方向盘。

    这时候,车外面两名警察已经拿出了破窗锤,他们要强行砸开车窗。

    嘭、嘭!

    驾驶室侧窗被砸出一道道白色裂纹。

    小年轻知道时间不多了,赶紧又捡起手机,想要给自己爸妈打电话。

    不管怎么说,他其实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

    明白这下被抓后,就算不被毙,这辈子也基本交代了。

    这时候,他才想到自己的父母。

    就算父母帮不上忙,却绝对不会挂掉他的电话。

    将手机捏在手里,小年轻低头盯着手机屏,他满面悲戚,眼睛泛红。

    这个电话,他最终还是没拨出去。

    手机,刚刚被摔坏了--

    “草啊~~~”

    小年轻在车里吼的撕心裂肺。

    外面警察还在不停砸着车窗,眼看着就要将车窗给砸掉。

    小年轻瘫靠在驾驶座上,神情悲凉侧头,望着已经被砸成白茫茫一片的车窗。

    突然,他隐约看见了之前被自己捅的那个人-----也就是蔡长胜。

    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他回过身,像条老狗一样伸脖子,通过后排没被砸的车窗向外看。

    这下看得真真切切。

    小年轻只觉得自己看见了天使。

    这一刻的蔡长胜在他眼里毫无疑问就是天使,浑身都散发着祥和仁爱气息。

    为什么蔡长胜没死,小年轻想不通,也没有去细想。

    此刻的他,满脑子都是自己得救了。

    既然人没死,那自己也就不是杀人凶手。

    其他事情都不算事。

    那还怕个卵。

    立刻主动打开了车门。

    刚下车,两名警察像抓小鸡仔一样,直接把他按倒在地。

    “抓我做什么,我是守法公民。”

    小年轻在地上叫喊。

    一名年龄稍大些的警察用极具威严的声音说道:“你涉嫌肇事逃逸,涉嫌暴力犯罪,另外,我们怀疑你随车携带管制刀具。”

    “大叔,大叔,我来和他说。”

    蔡长胜从一边快步走来,怕被警察制止,他用很快的语速朝着小年轻大声问:“我说你,不就是个追尾,你也没把我怎么样,为什么不配合警察叔叔执法?”

    小年轻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是啊,不就是个追尾,草,哈哈~~~”

    蔡长胜将先前发生的事情与警察们说了遍。

    大致就是,两人追尾,自己被小年轻打了。

    看见事情经过的交警大叔,怀疑小年轻对自己使用了暴力,再加上小年轻又逃逸。

    所以才导致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警察了解一下经过。

    又通过电话联系上先前的那名交警,确认了蔡长胜没说谎。

    小年轻依然被两名警察抓着,不过他们没有继续将小年轻按在地上。

    蔡长胜作为这件事情的当事人,不追究小年轻对自己的暴力行为,而且他还为小年轻求情。

    警察却没打算立刻就放了小年轻,因为他刚才拒绝下车,不配合执法的行为,让警察怀疑他身上可能还有其他事情,决定将小年轻带回看守所再审讯一遍。

    小年轻离开前,对蔡长胜喊:“兄弟,我叫谢文东,你去波兰街随便找个人打听就能找到我,以后有麻烦了你记得来找我。”

    江湖中人,有恩必报。

    谢文东行事乖张,脾气火爆,但他也不是没有优点,他的优点就是,陌生人对他的滴水之恩,他会涌泉相报----反正陌生人很陌生,肯定也没什么机会报。

    蔡长胜被自己捅了又被自己打了还被自己骂了,不仅不恨自己,还在警察面前不停给自己说好话,更是把那把刀的事都给隐瞒了。

    这样的好老哥,到哪里去找?

    蔡长胜呵呵笑,朝着被押上警车的谢文东挥手,“放心,我肯定会找你。”

    两辆警车呼啸驶离。

    蔡长胜回到了自己的小别克里。

    “就让竹竿腿那么被带走了?”沉歌问。

    “那还能怎么办?我总不能当着警察面杀他吧。”

    “你不怕他在警局里,将捅你的事情说出来吗?先前那个交警可是一直怀疑你被捅了。”

    “刚才在警察面前,我都没提刀的事,除非他傻,不然绝对不会把那事说出来。”

    “那可不一定。”沉歌说:“你又不是他....你又怎么会知道他怎么想?”

    “因为......我以前也是人”蔡长胜呵呵笑,发动了车子。

    十几分钟后,车子开到了闽金区。

    沉歌开始在脑海中进行定位,不停给蔡长胜指方向。

    这辆小别克车在闽金区的街道上七拐八转,最终停在了一栋大型商业广场北边停车场。

    “就是这里?”蔡长胜问。

    “应该,就在这个商场里面。”

    沉歌指了指南边的大楼。

    蔡长胜下了车,晃着脑袋一声叹:“商场这么大,不好找啊。”

    说完话,注意到车后排座位上的周乐表情很痛苦,问道:“周乐,你怎么了?还难受呢?”

    周乐点点头回道:“对,从刚才开始就越来越难受,感觉全身好像都在被火烧。”

    “歌姐,你帮他看看?”

    蔡长胜向沉歌求助,在他心里,沉歌就是个百事通。

    沉歌还坐在副驾驶上,她回过头,视线在周乐身上过了一遍。

    “没什么事,你力量太弱,白天不能见太阳,给道防护就行了。”

    说着话,扬手对周乐打出道黑色光罩。

    瞬息,黑色光罩隐入周乐身体。

    周乐顿时感到身上疼痛消失,他忙向沉歌道谢,“沉歌姐,谢谢你。”

    沉歌没搭理他。

    她的表情有些难看,低头正紧盯着自己刚才打出黑光的手。

    “怎么了,歌姐?”蔡长胜注意到沉歌的表情变化,关切问道。

    沉歌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话:“我才发现,上次从《恐怖小说家》借的力量用得差不多了。”

    “什么意思?”蔡长胜问:“是不是你现在没力量了?”

    “力量还有些。”沉歌摇头,轻声说:“但用不出摄青鬼的青色怨气了,现在我最多只能演化出黑气鬼的黑色怨气。”

    蔡长胜还记得沉歌和自己说过的六色鬼的事情,如果按照怨气强弱划分,黑气鬼比摄青鬼低了三个层次。

    但他也还记得,沉歌之前说过,怨气强弱和实力强弱并不是一定对等,怨气强的鬼,力量一定不会弱,实力强的鬼,也不一定怨气就很强。

    哪怕怨气最低的灰衣鬼,也有可能会拥有很强大的力量,不过并不多见就是。

    他问沉歌:“那你现在的力量,比起之前弱了多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