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白领 > 第三百一十二节 相见不难看拆房

第三百一十二节 相见不难看拆房

作品:唐朝小白领 作者:樊笼13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们之前在什么地方给少主做饭的?”一脸怒色的叶大发看着夜枭问道,这个地方简直脏的不行,不只是墙壁上没有丝毫的瓷砖,而且还有黄土朝下掉,而且两口大锅到底是用来给牲口做饭的还是给人的,看看这个东西,真的是非常的不满意,这样的地方做出来的东西能吃吗?

    夜枭战战兢兢地站在边上道,“少主来到凉州之后,就在一家饭店吃过饭,然后去文昌庙吃了一顿,就出去了,没有来到刺史府。”

    、“哼,我猜也是如此,这样的地方,是人住的地方吗?你们这些人,太不讲究了,你们将侯爷当成什么了?”

    叶大发似乎脾气很大,在看了一圈之后,发现这里的树木倒是不错,其他的,就算了吧。

    于是,就气呼呼地来到院子里,看到躺在那里宛如死尸一样的许敬宗,就直接来了一句道,“大人,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虽然躺在那里,可是许敬宗并没有睡觉,而是在看书,听到他的话,忍不住反问道,“叶大哥,你要做什么?”

    “我要拆房子。”

    叶大发的话让他一吃惊,不是吧,你一个松洲叶府的下人,到了一个刺史府里,什么好事都没有做,就打算拆了人家的房子,你这样子合适吗?

    “叶大哥,你说什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拆房子啊。”叶大发还以为对方没听懂了,就直接说道。

    “啊?”许敬宗手里的书直接掉在地上,然后赶紧站起来,转身看着对方道,“你说什么?”

    “这里的厨房太脏了,我们少主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这样的厨房做出来的东西,少主如何才能吃的下去啊,所以,我打算改造一下这里的厨房。”叶大发一字一句,很认真地说道。

    许敬宗第一次发现松洲的人的诡异,因为自古都没有这样的想法啊,来到一个新的地方,最多就是将房间给收拾一下就行了,什么时候开始拆房子了?

    “可是,刺史大人还没有回来的啊?”许敬宗不解地问道,如果想要拆房子的话,至少也要找一下对方的主人说一声吧,可是看这个架势,人家根本就没有打算这么做,你说说,这样的操作,合适吗?

    “不就是一个厨房嘛,我相信刺史大人不会在意的。”叶大发淡淡地说道,丝毫不在意,就像是那个说话比不上动手的叶侯,他就是这么一人,说话再多又有什么用啊,不如动手来自的好。

    “可是这个,我如何处理?”许敬宗觉得自己真的是没有这个权利。

    “你来了之后不就是别驾了吗?”叶大发一脸不解地看着他,“难道别驾就没有拆个厨房的权利?”

    他的这句话让许敬宗差点哭了,大哥啊,我是别驾啊,可是还没有上任啊,就算是上任的话,我一个别驾能将一个刺史大人的家的厨房给拆了吗?你以为都和你们家的那个变态(这个词汇学自松洲)一样吗?他到了皇宫里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太子家的厨房给拆了,听说,后来的书房都被拆了,那样子大胆的人,在大唐以及之前的历史上都没有看过的啊。

    “要不,等等再说?”许敬宗忍不住劝慰道,等到刺史大人来了之后,你们就是想将刺史府给拆了,我都不管。

    “可是下午的时候,我少主要回来了,难道你想让我少主吃不上一顿饱饭吗?”叶大发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让他一阵无语,难道人家业力鲁可以吃,你们家的少主就不行了吗?难道说他就是贵人,而我们都是贱人吗?不过呢,从自己在松洲的生活环境来看,还真的就是如此,你在松洲说一句皇帝陛下不好,大家都哈哈大笑不当回事,似乎皇帝就应该被人说成那样子的,但是呢,你如果说叶侯的不好,最轻也被骂一顿,至于说被打断腿的事都是平常事,所以,在他们的眼里,叶檀就是天,虽然这样的事不太好,可是大家却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真正照顾对方的,而叶檀和太子的关系如此的好,谁会觉得不好呢?就算是李世民都听过下面的人弹劾这样的事,都是哈哈大笑,不当回事,因为他死死地抓住叶檀的死穴,所以,他们说叶檀越好,那么都是自己的功劳。

    “这个……”许敬宗知道根本就没办法和对方谈下去,因为夜宵就站在一边,这个做饭的杀猪的家伙,杀人也不再少数,不过呢,说也奇怪,这个家伙在松洲的名声却不错,如果有人说,你若是再这样子下去,就会变成了夜枭,然后孩子们就会说,我真的可以成为那样的人吗?你说,找谁说理去啊?

    “好吧,只能动厨房,其他地方不许。”许敬宗没办法,他觉得自己能够保住对方的房子,业力鲁就应该好好地感谢自己了。

    “多谢许别驾,对了,不知道可否让他们帮我们找一些泥瓦匠和一些铁匠,我们还需要打一些东西。”叶大发一脸诚恳的模样,让许敬宗之前的那颗平静的心似乎不见了,烦躁地说道,“你们去吧,我一会吩咐下去。”

    “多谢许别驾。”叶大发一脸笑容地下去了,而夜枭也跟着下去了,只有许敬宗总觉得对方这个称呼为什么就这么别扭呢,人家孔大德也是别驾啊,为什么人家就可以过的那么舒服呢,现在孔家的很多人在松洲都担任了不小的职务,虽然这里面有人家的本事在里面,可是天底下真正有本事的人多的是,为什么就他们可以?还不是因为孔大德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在作祟吗?

    而刺史府从来没有这么热闹,那些站岗的人都会时不时地看着来往的人,对于这些陌生人,他们平时都不屑一顾的,可是近日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点期待,而且看人家的那个样子,简直就是生活在人的层面上,而这些人则是奴隶已满,成人不成的程度哦。

    所以,中午的时候,许敬宗吃的东西就是面糊糊,他表示不舒服,可惜,没办法,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有一个所谓的厨房是多么的重要,否则就算是最好的东西,也会变成一坨屎。

    刺史府有了不一样的事发生,顿时在本来就没有多少热闹事的凉州城成为了一时的话题,也就是在这里,要是在内陆的话,估计这个刺史就要倒霉了。

    夕阳已经飘落在西边的山上,将一片本来雪白的山头变成了金色,如果你的心中有不快的话,你就可以去那里看看,因为那里有无数的光芒让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没有办法过去的,因为如此,所以很多事,可以看看,可以消退的。

    一辆马车,五匹马,正行走在回城的路上,奇怪的是,这些人都马脖子处,却挂着二十个脑袋,每一个都是面目狰狞的,而坐在上面的似乎也有了一丝疲惫,但是呢到了门口,城上的人在确认了上面的人身份之后,就放行了。

    这个在别的地方也许很奇怪,可是在这里却很平常,别看凉州的确是一座城,可是却因为这里的乱,所以,很早就会关上城门,无令不得出入。

    可是一进城,业力鲁就感觉不对劲,平时热闹不已的城里的人说什么的都有,可是现在却似乎都对于过去的事没有兴趣了,开始讨论的都是关于刺史府的事,而且听口气,似乎自己的刺史府就算是着火了也就那么大的事,而且越是走到自己的府邸的时候,四周围观的人越多。

    “听说了嘛,我们刺史大人找了一个新的娘们,正在盖新房呢。”

    “胡说,你知道什么,是听说找了两个,而且还是中原的姑娘,听说美的很,让刺史大人喜不自禁,就盖了半个院子。”

    “你们都胡说什么,什么两个姑娘,听说刺史大人喝酒喝多了,将家里的房子给烧了,现在正在那里修补呢。”

    “扯吧你,刺史大人听说从外面请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巫师,打算给这个巫师找十个八个美女,所以才盖房子的。”

    “你不知道就不要胡说,刺史大人虽然小妾有十几个,可是他的夫人可不是吃醋的,脾气极大,一个月都有二十多天都得在大夫人那里过夜,听说刺史大人经常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这次听说大夫人似乎是生病了,快要死了,刺史大人一高兴,就打算修房子,再找新人呢。”

    “你们知道什么啊,你见过修房子找女人的人找铁匠的吗?难道是为了给女人修一个铁做的房子吗?我听说是打锅的呢。”

    “你就胡说吧,刺史大人家的厨房可是我们凉州里最好的,人家还需要修建嘛,肯定是为了找女人,我们刺史那么壮,没有女人可不行,难道找母牛啊?”

    ……

    叶檀的脸色微微的变,想笑却又觉得不合适,踏着凉州的最后一丝余晖走进了这个粗犷的地方,走进了刺史府,而业力鲁的脸色已经不是难看了,而是非常难看。

    一走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子熟悉的味道,叶檀忽然想到许敬宗不是从松洲来的嘛,说不定还有其他人呢。

    下人过来牵马,结果小红却是没人敢动,因为这个家伙的脾气可不太好,而从马车里出来的朵云则是东张西望,别看小丫头天真烂漫的,可是真的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至于马背上的他的大哥朵颜则是有点紧张,别看在部落里很牛气,但是一出来,就和过去不一样了,毕竟这里是刺史府,在很多人的眼里,这里就是狼窝一样的地方。

    业力鲁的管家安力满看到他回来了,就迎上去,问道,“老爷,您回来啦?”

    “府里怎么回事?”业力鲁脸色难看地问道。

    安力满属于和他共事了不少年的老人了,自然明白他的心思,就小声地说道,“听说朝廷来人了,结果除了一位大人之外,还有一些人听说是来自松洲的,他们一来就觉得我们家的厨房不好,于是就花钱找了外面的人过来重新修建了厨房,然后现在正在那里做汤呢,夫人本来有点意见,可是毕竟是朝廷上的人,夫人不敢多说什么,就等着老爷你回来之后,再说呢。”

    “恩。”业力鲁带着几个人一起朝自己的大厅那里走去,房间里虽然没有蜡烛以及牛油蜡烛,却有油灯,不过那都是过去,现在大厅里非常的亮堂,让人觉得奇怪。

    走进去的时候,一个身材健壮,脸色微黑的差不多一米八左右的中年女子正坐在那里,坐立不安的模样,看到业力鲁进来了,就赶紧迎上去道,“老爷,你回来啦?”

    “恩。”可能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夫人如此的听话,他似乎心情好了不少,就随口应了一声,然后夫人就对着身边的说道,“还不快点给老爷宽衣和上茶,看把老爷给累的。”

    然后很快就有人过来帮他收拾,脱去了身上的羊皮外褂子之后,就有人上了一杯羊油茶,而随后跟来的安力满刚要说给客人们也上一下吧,却被叶檀阻止了,这个东西,自己可没有什么心情去喝,太恶心了。

    “府里怎么回事?”业力鲁喝了几口羊油茶之后,才问道,这个羊油茶其实算是这里的一个独创,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茶叶这个东西虽然很久以前就有了,但是呢,大部分都是这样子的,后来松洲的清茶出现之后,才开始真正的富裕了它生命,可惜这里不是中原,所以,很多人还是喝着用一种这里特有的树叶做成的茶,说是茶,倒不如说是一种补充维生素的方式,和吃草差不多,这种行为虽然有点可乐,却非常的正常。

    “老爷,我也不知道,就是听说有人打算在这里修建厨房,说是我们家的厨房太脏了,没有办法给他们的少主吃饭,我本来想要阻止的,可是朝廷新来的别驾大人说了,这个一定要弄,所以,我就没有办法阻止。”

    “人呢?”业力鲁舒展了一下身体,才看到身边有一些类似蜡烛一样的东西,其实古代就有蜡烛,只是呢,价格方面太高,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也就是他有点见识而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