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折柳传 > 第四十四章 案犯

第四十四章 案犯

作品:折柳传 作者:小犬猎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郁牧川在天策军中根基尚浅,若单从纸面上看,郁牧川手下编有总旗两员,总旗往下则是人数为一十二人的小旗十队,兵额共计一百二十人,尽数归他节制。

    但事实上,在燕都一昼夜的奔袭与实战中间,能够谨遵郁牧川号令,让他如臂使指般调遣如意的部下,却只有刘栋与徐善生担任长官的两支小旗,统共二十四人。

    郁牧川这百总所具备的能量,远远不如他手下的两名总旗。

    论这其中缘由,军营素来是上下森严、尊卑分明的地方,举凡牵扯到迁降调动等人事安排,论资排辈是绝对少不了的。

    郁牧川被授予天策将军府骑曹参军事,又授天策标营骑军镇抚,以及试百总这三职,只看这众多职衔与名头,那是非常光鲜亮眼的;但郁牧川品轶仅为从六品,如果将这人事任命细细琢磨便能体味到,其中更是别有一番名堂。

    郁牧川系受晋王临时拔擢升官,在没有实打实的战功傍身的情况下,晋王接连封官的举动,便不乏对郁牧川笼络安抚的意思。

    在天策军的同僚们眼中,郁牧川人望、资历两项都是不足的,本领却是无法感知的。

    晋王虽然封官时毫不吝啬,一下子叫郁牧川有三份饷俸可领,但晋王却没有将其收入亲卫,亦没有令郁牧川完全掌握、领导一支战兵队伍,所以不知郁牧川与尚文诏之间关联的同僚们都认为,郁牧川可能是纳级捐粟得来的官位,晋王只是为了弥补郁牧川在军功、资历上的不足,才祭出这如此多的职衔为他装点门面。

    因此,郁牧川手下两名老于军旅、常年在辽东边镇与凉虏作战的总旗官,都对郁牧川这空降来的上官有欠敬重。这哥俩,一个叫作吕宁,祖籍济南府武定州;另一个叫袁安,河南彰德府人。两人皆非垛籍世袭的军户,最初乃是日领五斗粮米,被晋王征募集来的兵丁,后来积功累迁,如今都已经是管着六十号人的总旗了。

    晋王的天策军中,五成以上人员,包括许多幕官与实际领兵的将领,都对。这也正是天策军比之死抱传统、只用卫所兵的其余各军镇,战斗力要强上许多的重要因素之一。

    所谓骑曹参军事,系天策幕府官职,掌管幕府中各类账簿的同时,主要负责畜牧驯养。而镇抚官,乃是专司行伍军纪的官职,在卫、所两级的指挥机关里皆设置此官。所一级镇抚在百总位置缺人的时候,可以代行百总职务,兼任临时指挥官。

    故此,晋王既封给郁牧川镇抚官位,又封下试百总一职,两者一高一低各有所属,却在统兵职权上有一定的重叠,郁牧川可没有分身兼顾数职的本领,也未曾有人调他去某所、某卫里任监察军纪之事,若再回到品轶上考察一番,便可得出结论,郁牧川这标营骑军镇抚之职是华而不实的。

    另外,刘栋与徐善生分别为步军教头兼小旗,且先不论这两人的才具是否配位,仅就跨越营头打乱建制,允许这二人归郁牧川调度,便是天大的不正常。

    郁牧川对此不能说毫无察觉,但他也根本没有费很多心力去琢磨晋王的用意。

    在郁牧川看来,主官的如何安排,自有主官的道理,非他可以轻易置喙的。另外,郁牧川亦没有以官位去压服那两名不太听调的属下,只是暂且听之任之,从长计议,将他们的态度归结于自身表现还不能服众。

    郁牧川是纯粹的武人性格,或者说多年来接受的教训使郁牧川形成了军人的特质,他对明褒暗贬、倾轧掣肘等等许多的牵扯与斗争,敏感性很低,且提不起兴致参与其中。

    两个时辰过去,崇文门左近的简易城防工事大抵布置妥善,郁牧川被刘栋与徐善生二人的属下们簇拥着,从西河沿到东河沿,再到崇文门大街,四处晃荡检查,凡遇到哨卡、望楼等布置得不太合宜之处,皆明言训斥、责令兵士们重新整顿,那是十成足的铁面无私,直把手下两名总旗搞得脸色不大好看。

    郁牧川不是乐于动动嘴皮子便交卸差事的那类人,他脱去身上的铠甲华服,亲自上阵与兵士们一道扛荷砖石沙土、器械粮草。徐善生、刘栋二人眼见郁哥身先士卒,没废话半句,亦跟随郁哥一道干活,感染带动了许多原本对郁牧川等人存在误解的兵士们,无意之举饶是改善了不少自身的形象。

    “上将军谕令,着参军事郁牧川速至卧佛寺,助羽林卫缉拿案犯。”一哨马驱策骁骑奔来,传信给郁牧川,随即又调转马头,来去匆匆,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刘栋一搓手掌,咧咧着怪叫道:“郁哥,这事儿透着股蹊跷,咱们助羽林卫?羽林卫不是他娘的敛踪匿迹、不知去向了吗?”

    郁牧川在兵士的帮助下穿好铠甲,说道:“上将军派来的差事,直管去就好了。”

    “郁哥,要不要通知吕总旗、袁总旗一起过去?”徐善生问道。

    刘栋骂骂咧咧替郁牧川答道:“通知这些鸟人做甚,咱去求人家,人家都不一定答应。他娘的,咱们在城里累死累活,来回奔袭一宿,也不见这两个鸟人听调助咱,这回咱也只管自己干,省的这两个王八蛋分润咱们的军功。”

    郁牧川伸展手臂,拽拽衣角,打理好甲衣道:“好了成梁,不可意气用事,坏了大帅的事情,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通知两位总旗。”

    郁牧川屈尊充当使者,给两名下属传信,不多时便请来了各领三个小旗人马的吕、袁二人。一行人集合后,从崇文门大街转进神木厂大街,穿过曲折小巷来到卧佛寺跟前时,只见卧佛寺跟前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卧佛寺包括近旁的隆安寺,皆被盔明甲亮的军将们重重包围起来。

    吕、袁二人从马上下来,没有理会长官郁牧川,趋着快步赶到寺庙前,恭敬拜倒在一青年面前道:“镇抚使大人。”

    郁牧川三人见状,虽不认识眼前的青年,但此人应当就是负责指挥缉拿行动的羽林卫御使了,于事有样学样,学着吕、袁行礼如仪。

    “你便是郁牧川?羽林卫燕山所尚总旗的师兄?”青年沉声问道。

    郁牧川没想到眼前的青年认识六郎,如实答道:“下官正是。”

    “你可认得我?”青年又问。

    郁牧川抬头盯着青年看了好一会儿,心道此人与自己年龄相仿,但过去未曾见,又总觉着见过与此人模样相近之人,如实回答道:

    “下官不认得大人。”

    “嘿嘿。”青年阴笑一声,命令道:“本官乃羽林卫内卫司镇抚使,郁牧川,眼瞎案犯已经被困进寺内了,任有通天本领亦插翅难逃,本官命你点上精干将士入寺,将内里案犯全数逮拿出来。”

    “得令!”

    郁牧川虽然搞不清楚眼前这位镇抚使大人是何方神圣,军令却是违抗不得的,更何况眼下拿人的差使并无多难,更像是军功凭白从天上掉到他手心一般,立即点起吕、袁、刘、徐四将以及额外两个完整的小旗冲进寺门。

    二十八人进来寺庙,只遇到零零星星几个着百姓服色,持握镗钯、柴刀等兵具的抵抗者,三下五除二之间,身手寻常的抵抗者们便被郁牧川带领的天策将士们放倒在地,以绳捆缚在廊柱之上,动弹不得。

    吕宁对兵士们下令道:“两两散开,给老子搜!”

    徐善生闻言,回望郁牧川一眼,他正是吕宁手下的小旗队队长。

    郁牧川点点头,示意徐善生只管跟去,依令分散行动不必理会他,随后拉着身旁骂骂咧咧的刘栋往中路藏经楼的方向过去。

    郁牧川没有带着那支长度夸张的马槊,只提红缨枪一杆,挎腰刀一把,刘栋则持握着刀牌,充当刀牌手在前掩护,两人穿过一间又一间庙宇房舍,搜索所谓的案犯。

    两人转过墙角,摸到一间屋舍前,屋内倏然闪出一道白光,直直向郁牧川杀去。

    刘栋反应极快,迅速以牌相抵,格住杀来的白光,郁牧川则依刀牌与长兵协同的战法闪到刘栋斜侧后,手腕一转,红缨枪在空中嗖嗖旋转数圈,屋舍前的袭击者身形一顿,显然不知如何应对,被郁牧川以枪尾棍子一端击中了握兵器的手臂,抛掉了手中的短刀。

    这袭击者并非单身发难,在先前的袭击者被郁牧川痛击倒地时,屋舍里又飞出一柄砍柴用的短斧,被刘栋轻易格住挡下。

    刘栋得意咧咧道:“里头的,速速缴械,伏地就擒!不然别怪老子痛下杀手!”

    “欺负女子,算什么好汉!”

    屋舍内传出女性的声音和言语,郁牧川、刘栋二人大眼瞪小眼,被只言片语一惊,只左右分开倚靠屋舍门口藏好身形,将出口死死堵住。

    “外头的,放我们走,给你们留下五十两黄金!”

    “嘶!”

    刘栋抵住牙关,倒吸一口气,被屋里案犯张嘴就来的贿赂惊得直呼老娘,他可从来没有见过数目如此巨大的金银。

    郁牧川将端平的枪杆单手收势住,竖起耳朵认真倾听,心道:“里头这女人的声音很是耳熟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