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游戏 > 第四百一十五章 食物链

第四百一十五章 食物链

作品:生活系游戏 作者:吨吨吨吨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江枫看着江隽莲。

    江隽莲看着江枫。

    堂兄妹二人眼神相会,四目相对,电光火石之间,江隽莲一个跨步闪现就越过了江枫,仿佛没看到这个堂兄一样,依旧蹦蹦跳跳地往前跑去。

    江枫也仿佛没看见江隽莲一样,走进了后厨。

    塑料兄妹情在这一刻毕露无疑。

    “夏夏,你去前面把蒸好的螃蟹拿过来处理了。”江枫一进厨房就给季夏安排任务,“我做完八宝栗香鸽就过来。”

    “好的师父。”季夏放下手中的菜刀跑去前面。

    江枫扫了一圈厨房。

    锅动过,柴动过,案板上是没切完的土豆片以季夏目前的刀工切土豆片比较快,土豆丝切得长短不一粗细不均不说还费时间。

    大花的日常伙食其实很简单,就是各种叶子菜混土豆红薯,红薯一般用来煮,如果是炒的那肯定得是土豆。现在整个厨房里只有一小筐土豆了,灶台又明显开过火,江枫猜季夏应该是一边切一边炒,切出了一份的量就立即炒,炒完再接着切。

    这孩子也不显麻烦。

    江枫见厨房里只剩下江隽清了,顿时恶向胆边生,道:“隽清,现在大家都很忙抽不出手来,你帮夏夏把土豆切了吧。”

    江隽莲和江隽清这姐妹俩虽然都是混世魔王型的妹妹,但江隽清相对来说好一点,尤其是在落单的时候。

    如果江隽清还是xxl号的时候江枫可能不敢说这话,但现在江隽清已经是xl号了,还只有一个人。他江枫好歹也是一个能颠勺的厨师,区区一个xl号的落单堂妹还是对付得了的。

    江隽清看了看小筐里的土豆,大致数了数,问道:“要削皮吗?”

    “不用,切成能炒的样子就行了。”江枫也不敢过多的使唤堂妹。

    江隽清松了一口气,拿起了菜刀。

    切土豆她业务熟,暑假里她切得最多的就是土豆。

    江隽清开始切起了土豆,不光比季夏切得快,还比季夏切得好。

    虽然她和江隽莲从小练厨就偷奸耍滑,但好歹也是练过的,是江家出品的小孩,暑假又切了大半个暑假的菜,刀工还是勉强够看的。

    见江隽清居然这么听话,不光不反抗甚至连推辞抱怨都没有,江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他的堂妹吗?

    这还是他那个过年的时候到处抓堂哥补习,废了一个再换一个冷血无情的狠毒堂妹吗?

    没想到上个高中连性子都变了,看来a市的中学教育水平可以啊!

    “隽清你慢慢切,切不完也没事的,要是累了就是外面坐着休息吃点水果。”江枫虚伪地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中途还碰上了端着两大盘螃蟹的季夏和抱着三大盒月饼兴冲冲地往回跑的江隽莲。

    等江枫到达主战场时,厨房里已经散发着各种肉的香味了,轻轻一嗅就让人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天堂,引发无限关于味道的瞎想,也激发了江枫许多关于家族聚餐的记忆。

    江卫明原本是想在泰丰楼把炮豚做好了让人送过来的,但由于这样做不方便,炮豚又需要现做先吃不然会影响口感,李教授就提前几天请人在厨房打造了一个专门做炮豚的炉子。

    江枫只能感叹,房子大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如果不是家里房子不够大,他也想在厨房弄一个能做炮豚的炉子。

    鸽子两位老爷子已经帮江枫处理好了,他只需要调馅,填馅,松针把鸽子上锅蒸就行。八宝栗香鸽最难的就是勾芡,江枫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勾芡的技巧,如果想要更进一步提升八宝栗香鸽的味道就只能努力提升自己的厨艺,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基础属性决定上限。

    如果基础属性决定了评分最多只能达到99分,就算是幸运值为sss的玩家也不能刷出100分。

    八宝栗香鸽和蟹酿橙都是一人一份的,这也代表着这江枫必须做出21份八宝栗香鸽和蟹酿橙。江枫甚至不需要用脑子去想就知道自己肯定做不完。

    既然要鸽,就要有选择的鸽。

    两位老爷子的和李教授夫妇的肯定不能鸽,这就是4份。

    季夏爱吃橙子又爱吃肉,江枫就这一个徒弟季夏的肯定不能鸽。

    琪琪同理,江枫就这一个女朋友,不能鸽。

    亲妈不能鸽,亲爹可以鸽。

    两个堂兄和两个堂妹……算了,鸽了。

    江枫还在心里思量着该怎么鸽呢,江卫明就开口了:“小枫,现在时间有点来不及了,你的八宝栗香鸽和蟹酿橙象征性的做几份就可以了,心意到了大家能尝到你的手艺就行。”

    “我知道的,三爷爷。”江枫点头。

    反正今天这顿饭大家也不是为他的菜来的。

    连他自己都不是为他自己的菜来的。

    江枫和两位老爷子在厨房里有条不紊地做菜,一片安静祥和。

    另一边,江隽莲抱着三盒月饼撞见江枫之后又想起了自己貌似还漏了一盒没拿,折返回去把漏掉的那盒拿回来,抱着四大盒月饼姗姗来迟。

    江隽莲到的时候江隽清的土豆都切了两盘了。

    江隽莲抱着月饼走进厨房,看见江隽清居然在切土豆,这动作,这案板,这菜刀,甚至连刀下的土豆都是这么熟悉,熟悉到让她想起了一些不太美好的记忆。

    “隽清你怎么在切土豆?爷爷过来让我们切土豆了?”江隽莲顿时紧张起来。

    “小哥让我切的。”江隽清道。

    “小哥让你切你就切呀?他那明显是自己不想……”江隽莲看了在边上剥蟹的季夏一眼,话锋一转,“爷爷又没叫我们切,切这个干嘛呀。”

    “小哥今天中午要做三道菜。”江隽清一脸郑重。

    “对呀,拔丝山药,那个什么鸽子,好像还有一个橙子,怎么了吗?”江隽莲没有反应过来,“小哥做的拔丝山药是挺好吃的。”

    “今天可是中秋,原先中秋这顿饭还有年夜饭爷爷从来不让别人动手的,三伯也不行。”江隽清道。

    “可今天三伯也……”

    江隽清给了江隽莲一个眼神。

    江隽莲反应过来了。

    她和江隽清形影不离这么多年,双胞胎之间的默契非比常人,很多时候不需要说话只需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炒饭和菜是不一样的。

    江卫国肯让江枫在江家的大宴上让江枫动手做菜,是对江枫的肯定,也是对他地位的宣誓。

    江枫现在有资格,也有能力挑大梁了。

    现在是中秋,没准下一个就是年夜饭。

    江卫国在江家维持了几十年无人可以撼动的主厨地位,终于到了交接的时候。

    江隽莲作为江家的小孩,深深明白一个道理。

    在江家,厨艺就是地位的象征。

    常年处于食物链底端的小哥,已经开始慢慢朝食物链顶端爬了。

    “我帮你切。”江隽莲去找菜刀。

    在旁边剥蟹的季夏:???

    她总觉得她这两个双胞胎师叔就在刚刚进行了一些她所不知道的交流。

    之前师父没来的时候,是两个师叔看一个她切菜。

    师父一来,就变成了她一个人看两个师叔切菜。

    季夏看了一眼江隽莲抱过来的月饼,都是礼盒装的,盒子很大,也很精美,颜色丰富,包装精美,一看就知道很贵。

    她想吃月饼,一个就行,要有肉的,没有肉的话蛋黄也行。

    最好能有两个蛋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