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游戏 > 第四百零六章 争吵

第四百零六章 争吵

作品:生活系游戏 作者:吨吨吨吨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江枫拿着勺子从厨房出来时,就看见江奶奶一脸美滋滋地坐在餐桌边打量着桌上的蟹酿橙,老爷子则坐在江奶奶边上面无表情地喝茶。

    茶是刚泡好的,滚烫的热水正徐徐向上腾着热气,老爷子仿佛没有察觉端起茶杯就往嘴边送。

    茶水刚触到嘴唇,老爷子就默默把杯子放下了。

    “爷爷,奶奶,快尝尝。”江枫热情地将勺子递给老爷子和江奶奶,还不忘将蟹酿橙的顶给揭开,服务到位。

    老爷子接过勺子,舀了一勺蟹酿橙。

    入口。

    老爷子微微眯了眯眼,嘴唇微不可见地动了一下,似乎是在细细品尝口中的蟹酿橙。

    趁老爷子品尝蟹酿橙的功夫,江奶奶一勺蟹酿橙已经下肚了开始吃第二勺。对于面前这道之前从未吃过也未曾听过的新菜,江奶奶没有太大的感觉和反应。

    江奶奶自从和老爷子结婚起,一日三餐顿顿吃的都是老爷子做的饭。当年老爷子还是国营饭店大厨的时候也曾掌勺做过一些招待领导的大菜,用过不少奇珍食材,江奶奶也跟着沾了不少光尝过不少好菜。

    江奶奶这辈子可能出省的次数的屈指可数,但在吃这个方面绝对称得上是见多识广。

    如果硬要江奶奶评价面前的这份蟹酿橙的话,江奶奶只能表示拿水果做菜还蛮有意思的,就是橙子蒸熟了之后味道有点怪怪的她吃不太习惯。

    但这道菜是孙子的心意,小枫大晚上专程做好给她送过来的,代表小枫对她这个奶奶的重视,就算吃不习惯也要笑着吃下去。

    待江奶奶第二口蟹酿橙下肚,老爷子开口了。

    “你这蟹肉在外面放了多久,这么重的腥味你闻不见吗?”

    “香雪酒你又是抖着撒进去的吧,没那个本事就不要瞎得瑟,你每次能控制住你抖进去的量吗?”

    “还有,你这个……”老爷子还想继续找茬,就被江奶奶一脸不满地打断了。

    “行了行了,说两句就行了你还来劲了。这蟹酿橙是小枫专程做给我吃的又不是给你吃的,你就是顺带的,你要是不想吃就把你的那份给我,你别吃!又不是厨艺考核,搞那么认真做什么?小枫就是平时闲着没事做两道菜专程来孝敬我们两个老人家,你还搞得跟师父带徒弟一样到处挑刺,你这不是成心伤我孙子的心吗?”老爷子的m416刚上膛,江奶奶的uzi冲锋枪就已经哒哒哒地朝老爷子扫射了。

    “你这老婆子真是无理取闹,我这就是正常的……”

    “什么正常的?正常的教学那是白天在厨房你盯着小枫做菜,小枫做好了之后让你品尝让你批评,那是小枫自己找骂。今天晚上能一样吗?今天晚上这菜是小枫专程做好拿过来做给我吃的,又是给你吃的,你在这瞎凑什么热闹,我还没说话呢,你就先说话了。还说我无理取闹,我哪里无理取闹了,你才无理取闹!”江奶奶的uzi冲锋将持续扫射,甚至还顺便给了友军江枫一枪。

    老爷子:……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老爷子嘟囔道。

    江奶奶虽然年纪大了但耳朵好得很,将老爷子的嘟囔听得清清楚楚,当场回了他一句:“君子远离庖厨。”

    江枫:……

    精彩,不愧是文化人的对决,骂起人来用的都是初中课本里论语精选的句子。

    在江枫的记忆里,老爷子和江奶奶吵架,老爷子从来都没有赢过,每次都是以江奶奶的胜利而告终。可能是因为老爷子并不会吵架,也可能是因为老爷子不愿意与江奶奶吵,但江枫觉得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江奶奶吵架的论点核心其实是老爷子心中所思所想的。

    这么多年以来,江奶奶和老爷子吵架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几个儿孙。老爷子怎么管教儿子和孙子江奶奶一般从来不过问,但有的时候江奶奶觉得老爷子做的过了就会和他吵起来。

    比如说早些年的时候老爷子生江建国的气,中秋都不许他进门,江奶奶就把老爷子一起赶出家门,全家人一起去外面吃月饼,谁都不许进门。

    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无关紧要的小事吵起来,比如说江奶奶觉得老爷子大过年的还要让孙子晚上也练厨;江奶奶偶尔路过听老爷子骂儿子觉得老爷子骂的太狠了;江奶奶看见了老爷子罚儿子打扫猪圈,觉得一个人打扫不完应该罚两个一起打扫之类的琐碎小事。

    这一次吵架也和之前的每一次吵架一样,吵完就过去了,两个人继续相安无事的吃蟹酿橙,老爷子也闭上了嘴巴不再挑江枫蟹酿橙中的毛病。

    但这次和往日不同,江枫是非常希望老爷子能够挑出他蟹酿橙中至关重要的毛病,最好是那种改完之后就能立马让蟹酿橙变成A级的毛病。

    “爷爷,你觉得我这道蟹酿橙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江枫主动问道。

    老爷子抬头看了江枫一眼,没想到他这孙子学别的菜不积极,做这种稀奇古怪的菜都挺积极的,虽然还主动讨骂找问题。

    但毕竟江奶奶在旁边盯着,老爷子知道他应该组织一下语言,说话的方式委婉一点。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蟹肉放的时间长了,腥味太重你这点香雪酒除不掉。”老爷子道,“下次做的时候动作麻利点,香雪酒放多了味道就变了,还是蟹肉本身的问题。”

    “那其它的呢?有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问题?”江枫追问道,他先前动作麻利的时候也没有做出来A级的限量程。

    “其它的?”江枫这个问题可把老爷子难住了,他之前也没吃过蟹酿橙。

    蟹酿橙虽然是道宋朝就流传下来的名菜,但它中间失传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的做法也是后来的厨师按照古籍上的古法复原出来的,原先的做法究竟是怎样的没有人知道,就连现在的做法是怎样的老爷子也不太清楚。

    让他评价一道他记不清楚做法也没有吃过的菜做得究竟如何,老爷子也不好贸然开口。

    “您觉得火候上有没有问题?”江枫开始强烈暗示。

    “火候?”

    “不知道为什么,我试了很多种蒸制的时间,但总觉得找不到感觉,明明最适合的时间应该就是5分多钟,但感觉就是不太对。”江枫道。

    听江枫这样说老爷子沉默了,他是一个很相信感觉的厨师,老爷子长久以来都坚持认为厨师的第一感觉比什么都重要。

    “明天上午你早点去店里,在我面前做下这道菜。”老爷子道,“让我琢磨琢磨是怎么回事。”

    孙子既然愿意学,他这个当爷爷的自然得想办法教。

    “好咧,谢谢爷爷。”

    待江枫走后,老爷子想起刚刚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有些得意的冲江奶奶炫耀:“你这老婆子,还嫌我多话怕伤了小枫的心,你看小枫是那样的人吗?我告诉你,你就是不懂,咱们厨子最不怕的就是别人挑毛病,越挑毛病我们越高兴,挑不出毛病的那才该担心了。”

    江奶奶一边擦桌子,一边敷衍的点头:“对对对,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这一普通的家庭妇女不懂你们这些厨师的毛病。”

    “那也得是咱们孙子孝顺,哪有人被别人挑毛病心里还高兴的,也就是你这么想。”江奶奶擦完桌子还有些意犹未尽,走到沙发前接着擦茶几。

    老爷子知道江奶奶这是死鸭子嘴硬,不再开口。

    “对了。”江奶奶茶几擦到一半突然直起腰来,转头问道,“明天早上我给你烙饼,你是要吃小葱烙饼还是要吃大葱烙饼。”

    “大葱,多放香油,再撒点白芝麻粒。”老爷子没有丝毫犹豫。

    ……

    江枫回去之后,抓紧时间把剩下的蟹酿橙做完挨家挨户送去,只可惜耽误的时间太久了江卫明已经睡下了,江枫只能明天早上再做给江卫明吃。

    季夏虽然拆蟹拆到有些嫌弃螃蟹,但吃起来完全不会嫌弃,美滋滋地吃完属于自己的那两个蟹酿橙,上楼睡觉。

    忙了一个晚上,江枫心里始终惦记着为什么他总觉得火候有些不对劲。难不成要他掐秒一秒一秒,甚至零点几秒零点几秒的挨个蒸,用科学严谨的方法探索出真正适合蟹酿橙的蒸制时间吗?

    可是中餐哪有这样做的?

    大家都是凭着感觉走,江枫这样拿着秒表掐时间,这种感觉就像是唯物主义撞成了唯心主义。

    不要问江枫什么是唯心主义,他马原只考了66分还是瞎写的,能及格都靠老师仁慈。

    睡前江枫又看了一遍曹桂香制作蟹酿橙的过程,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太大的不对劲,更别提曹桂香的蒸制时间本来就是错误的,要是能看到彭师傅的制作过程就好了。

    等等,彭师傅的制作过程。

    江枫连忙将熟悉面板下翻至回溯功能,冷却时间依旧是零,在曹桂香的记忆里是有彭师傅制作蟹酿橙的全过程的。

    不过一周只能看一次,要是这一次也没看出来是哪里不对劲,江枫就只能等到下一周了。

    默默关闭属性面板,江枫准备明天上午在老爷子面前做完蟹酿橙后再考虑要不要用回溯功能。

    如果老爷子也说不清他的问题在哪里,他就用回溯功能再看一遍彭师傅的做法,死马当活马医。没准看一遍大师的制作过程,他就能够醍醐灌顶,当场顿悟。

    江枫自我安慰道,闭眼睡觉。

    一夜好梦。

    PS:

    生活不易,搬砖叹气。感谢双休,明天不用搬砖~

    求月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