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画道封天 > 第0246章 破碎之路

第0246章 破碎之路

作品:画道封天 作者:试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破碎之路,地震之类地质灾害的伤痕?万年前神魔大战的遗址?都不是!至今史学家们还未做出准确的定论。有个精神失常的学者,居然说它是宇宙间之间拼接而造成的不稳定。不知是真是假?

    ——《中天宇宙秘典诸天绝密卷十大未解之谜篇》

    灰雾凉风游荡魂,枯木残壁血染门。

    沧海桑田破碎地,幽幽叹息几人闻?

    西凉薄州,凉薄古道。

    因为对于“兜风”的好奇,白一凡等人乘坐的飞毯被黑云中的雷电击中。他们不知道的是如非撤去护罩,就算被更强的雷电击中,阿拉丁的飞毯也不会伤分毫。为什么?就因为那上面的护罩是刑法之道的鼻祖皋陶所加持的,仅仅这一点,出现在凡间的任何雷电都奈他不得。当然对于这些,在场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因为没机会。

    遭遇空难后,众人在权拔广的指引下踏上凉薄古道。开始时,除权拔广外的其他人都很奇怪,为何这条路起这样的名字?甚至吴明月还发现它居然和西凉薄州极为近似。仅仅多了一个西字和一个是古道、另一个是州而已。

    当他们真正走进这条古道后才发现,这里真的是凉薄古道。

    灰雾弥漫、青月微颤。荒草哭泣,路石碎乱。

    偶遇茅庐,断壁残垣。百花无色,篱笆零散。

    惊羽飞掠,长舌蝠脸。溪下无水,堤上少艳。

    破碎之路,叹息突现。回眸谁问,孤寂一片。

    虽众人皆为修炼者,但小精灵灵娜雅与明月仙子莫名的一阵背后发凉。

    “权……权拔广,这,这就是……你带的路?”吴明月有点结巴道。

    “是啊,这就是破碎之路。是从这里前往末日之峰,最近的一条路。”权拔广不明就里的说道。

    “可……可是……可是这……”吴明月小心脏扑通扑通的,总感觉那弥漫的灰雾中有N双眼睛盯着队伍,不!是盯着自己。

    “你?你不是有点害怕了吧?”权拔广见状微微一愣,随即就笑出声来。

    “我?我会怕?哈……简直是……天……天大的笑话。哈……啊!”吴明月一听就急了,这不是揭短嘛!当然不承认,不过话还没说完,就大叫一声,一跳老高。把给几个美女当做坐骑的蠪蚳都吓一跳。

    “咳,咳。小月是我!”付莉晶张了张嘴,苦笑着说道。

    “付姐啊,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的吗?”吴明月直跺脚。

    “好,好,知道,知道!不过你这一嗓子把大家也吓的不轻……”付莉晶无奈的说道。

    可不是嘛。举眼望去,包括轩辕静、白一凡一众集体摆出战斗状态。也就唐琴好些,虽依旧盘膝而坐,但双膝上不知何时九霄环佩已横在哪里。

    “大萝卜,可别再乱逗了,这地方的确有些阴森!”白一凡权拔广喊道。

    “好些真有问题了。”权拔广没有接白一凡的话,反而脸色凝重的对众人说道。

    “怎么?”白一凡一愣。

    “我就说嘛,平白无故的怎么突然就出现黑雷,原来有人故意引我们到这的。”权拔广冷哼道。

    “什么人,给我显现!”一旁的轩辕静这时也发现情况不妙,高声娇喝道。

    “不用喊了,既然他引我们到了地方还不现身,很明显是准备借人之手。喊也没用。”白一凡明白过来安抚轩辕静道。

    “可是?”轩辕静还想说什么,不过最终闭上嘴巴。

    “权先生,你可知道此处为何地?”唐琴微微一蹙眉头问道。

    “殿下客气了,此地是我年轻时……真是我年轻时啊。我的年龄二十几万岁了。真的,别拿那种眼神看我啊。”权拔广躬身施礼的准备说,见付莉晶、轩辕静、吴明月甚至阿拉丁等都拿一种鄙视的眼神瞅着自己,不由得郁闷的说道。

    “好了,好了,继续说,我们相信你,大叔!”付莉晶笑道。

    “唉!”权拔广在此狠狠的郁闷一回。

    “不瞒殿下说,现在这个是我的一道神识。小神真身不在此处。想必殿下也感觉到了,我年轻时……”权拔广恭敬的说道。

    “嗯,你三魂七魄皆不完整,虽凝聚实体。却非真正的一个完整的人物。”唐琴点了点头。

    “……”除权拔广、轩辕静与唐琴外。其他人皆是听得云里雾里。一脸茫然。

    “说正事。”白一凡旁提醒道。

    “好!是这么回事。”权拔广开始讲述他年轻时的趣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年轻的天才修炼者。明明是我男子,却长得比花都美。在其二十岁左右,已修炼得小有成就。平辈中,几乎无人能在其手下走上三合。要实力有实力,要颜值有颜值的少年自然引得不少少女心思、获得少男的敌视。

    枪打露头鸟、雨腐出行椽。在其二十五岁哪年终于掉进别人合谋的陷阱之中。被一门派的掌门独子设计,灌醉后塞进当时楚王朝云溪公主罗帐之内。云溪公主乃是楚鹰王最为疼爱的公主,事情爆发后自然是怒火烧天。

    一声令下召集大内高手,同时有张榜聚贤下定决心要灭了这位少年天才的宗门。几千年的基业啊,掌门师尊就算再爱好少年,也得掂量掂量轻重。无奈之下,向天下昭告:因少年为非作歹,奸淫帝国公主,最不可恕,特把少年逐出师门。并下令人人得而除之……

    秋风习习,阴雨绵绵。穿了琵琶骨的少年被人扔到断龙台。然而帝国的云溪公主却在关键时刻,跑到刑场,对天下百姓宣布:自己和少年乃是两情相悦,私定终身。所以他无罪!

    所有的人一片哗然,场面一度失控。而云溪公主满含眼里,紧要嘴唇向他跑来,准备救少年下断龙台时,一只流光飞来。云溪公主顿时停下脚步,呆呆的静力几个呼吸后,软软的瘫倒在地。其后心被人并剑气刺穿。

    少年终于明白了,那些人只是想让他消失,至于谁是棋子?谁是弃子?都无所谓,管你是娇柔的公主,还是老迈的老叟?都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楚鹰王看着自己女儿香消玉损,一屁股坐在龙椅上一动不动,刹那之间像是老了百岁。甚至连杀少年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了。

    乱,现场大乱。乱的不分你我,那些有心人见状。迅速欺到断龙台附近,想趁乱了解了少年。然而等他们到了近前时,少年早已失去踪影。

    “你是谁?为什么救我?”少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急速一动,睁开眼后才发现,背着他的居然是一位十六七的少女。

    “哼,他们都是坏人。他们只想让你死。可我偏不!”小丫头倔强的一边飞驰一边喘着气回答道。

    “唉,可我……”少年心中一暖。恍惚穿在琵琶骨上的尖刀出都不是那么疼痛了。

    “放心吧,我知道一个地方。保证他们不敢追来!”如果少年知道小丫头要去的地方是破碎之路的话,他就是死也会阻止她的脚步。然而当时并不知道所谓的破碎之路到底是什么地方。

    一身红衣,披肩秀发,还带点倔强的小丫头十分机敏。多次躲过大批人马的追杀,终于在一个傍晚走进了破碎之路。

    “嘻嘻,我终于还是把你救了!”小丫头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路边的一块青石上得意的笑道。

    “你这又是何苦呢?就算你现在救了我,我这辈子也无法再次出现在世人眼前。”少年叹了口气。

    “我爷爷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爷爷还说,身正不怕影子斜。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乱说去吧。如果连你自己都认为那些人说的别人会完全相信,那你以后自己也会慢慢的相信那就是真的。”小丫头认真的说道。

    “你爷爷是谁啊?他老人家现在……?”少年惊讶不已,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境界应该不会差了。

    “他是谁重要吗?再说他也不再了。你也别问我是谁?就当咱们是朋友。明白了吗?”小丫头歪着头说道。

    “好,你不说,我就不问。”少年笑了。他本以为又是那个花痴的怀春少女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干出救他的这种出格的事。

    十年后,他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在破碎之路上他们一呆就是十年。十年中,两人并未敢深入。因为那灰色的迷雾比现在深厚的多的多,其中还残留着不知何名、何来的毒气。琵琶骨上的伤势,他整整养了三年,这剩下的七年时间加倍努力的修炼。因为他知道,离开这里如果实力不够,那就等于死!

    有一天,独自修炼冰雷真诀的少年刚收完功,就发现少女被一群黑衣人追杀。自己的救命恩人少年自然不可坐视不理,三下五去二的清除掉那些黑衣人后。少女也在一旁的地上奄奄一息。

    “他们是什么人?”

    “呵呵,你还真傻啊。当然是找你的。”

    “那他们为何要你性命?”

    “我不说,在他们眼中自然毫无价值,哪来泄愤也是理所当然。”

    “你休息会,我马上治好你。”

    “别白费力气了,我的真灵即将溃散。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只是想告诉你几句话。”

    “你是,我一定清楚的记住。”

    “嗯,我是你在后山上的那个朋友。”

    “……”

    “嘻嘻,不要难过。为你死是我的荣幸。答应我,以后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做是坏人!”

    “好。”

    “还有,漂亮的女主人是用来爱护的。”

    “我记住了。”

    “其实这个破碎之路,也是希望破碎之地,只是破碎的希望也是希望,不是吗?”

    “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