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冥界当大佬 > 第819回 淝水之战(十)

第819回 淝水之战(十)

作品:我在冥界当大佬 作者:沃土789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正在阵中的秦军主帅苻融见状大惊,根本就不像他想象的那种样子,秦军撤退之中竟然成了溃退。他大喊着:“全军注意,稳住阵势!稳住阵势!”

    可是在隆隆炮声之中,哪里还有人听到他的命令。于是苻融骑着战马,带领着少数卫队,往来奔驰,大吼着:“稳住阵势!稳住阵势!”斩杀了几名逃跑的士兵,还是控制不住溃逃的阵形。就在这时候,一发炮弹飞来,战马受伤倒地,苻融刚爬起来,一队晋兵就冲杀过来。

    侍卫慌忙上去迎战,纷纷不敌晋兵,败下阵来。苻融没了战马,跑又跑不快,换马都来不及,一阵马蹄卷过,苻融竟被砍杀阵亡。

    群龙无首,秦军更是乱中愈乱,个个抱头鼠窜,争先逃命,纷纷沿着淮河,向着寿阳城狼奔豕突。步骑兵早已破了建制,兵找不到官,官找不到兵。在这拼命逃窜的败兵之中,朱序乘机领着一些降将,高声呼喊:“秦军败了——秦军败了——”

    溃兵一见连自己的将领都这样呼喊,更认为秦兵大败无疑,更加慌乱,慌不择路。朱序趁机缴获了秦王苻坚所乘坐的车乘,光明正大地投降了东晋。秦王苻坚呢,在侍卫的保护下,换上战马,向着寿阳城逃去。

    谢石、谢玄领着大军奋勇追击,一直追到寿阳城下,但见一路上前秦军队自相践踏,士兵的死尸沟沟坎坎到处都是,连道路都堵塞了。

    苻坚站在寿阳城头上,看到东晋的军队越围越多,晋军绝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但见布阵严整,一队队,一列列的极有章法。又见侧面的八公山上,芳草萋萋,树木葱葱,一阵风刮来,远处的草木都动了起来,以为山上已经布满了晋国的兵马。

    他对身边的淮南太守郭褒大惊道:“莫不是晋军到了八公山上,看来寿阳也不保险。”

    郭褒是个近视眼,根本就看不清八公山上的军情,手搭凉棚,观察了一会儿,也看不出个究竟来,赶紧对皇上苻坚说:“陛下啊,龙体要紧,还是请陛下撤退吧,容小臣在寿阳挡住晋兵。”

    当然苻坚都跑了,寿阳还能守住吗,早叫投降东晋的朱序攻下寿阳,活捉了淮南太守郭褒。

    苻坚到了此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领着大军继续撤退。逃跑的人听到刮风的声音和鹤的鸣叫,都以为是东晋的军队来到,昼夜不停地向西逃跑。再加上天又冷了,风餐露宿,冻饿交加,死亡的人十有八九。

    跑着跑着,苻坚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胳膊上也中了流矢,侍卫慌忙给他包扎上,止住血。又跑了一阵子,连侍卫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只剩下单人独骑往西逃窜。天已黑了,到处是东晋追兵的火把,满地是溃逃的士兵,前秦早已失去了抵抗的信心。

    一晚上在疲于奔命中度过,好几次差点儿被晋兵

    抓住。到了天明,早已人困马乏,饿得饥肠辘辘,看到村外有一处草房。苻坚只得放下身份,上前讨饭:“老大爷,能不能施舍口饭吃?”

    那个农人也算好心,急忙拿了一个窝窝头送给苻坚。苻坚抢过窝头,三口两口吞下,心里才稍微安稳些,说了句:“朕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食!”

    那个农人听到此话大吃一惊,再看苻坚的穿戴,虽然极其落魄,却是穿着龙袍,只是一路奔波,早已脏破不堪,赶紧给苻坚跪下,说:“小民面见陛下,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苻坚一时高兴,随口说了声:“朕赏赐给帛10匹,绵10匹。只是现在没有,欠着。待朕回到长安后,一定给你送来。”

    这个农人嘴也挺巧,赶紧说:“陛下从没有吃过苦,现在在困苦之中,小民为陛下子民,陛下为民之父,哪有照顾父亲而要求回报的?”

    正在此时,几个近臣和太监寻了来,见了苻坚,忙前忙后的。苻坚哭了,流着眼泪对他们说:“现在,我有什么面目治理天下,有什么面目面对爱戴我的人民。王景略呀,我想你呀!后悔不该不听你的话呀!”

    此时后面追兵又至,苻坚只得放弃了对王猛回忆,继续向西逃窜。就这样一直退了600公里,到了洛阳才算收住阵脚,然后收拢残兵败将,近百万大军,只回来了10余万人。

    晋军收复寿阳的消息,谢石派飞马往建康报捷。当时谢安正跟客人在家下棋,看完了谢石送来的情报,不露声色,随手把捷报放在旁边,继续下棋。客人知道这是前方送来的战报,忍耐不住,问:“不知前方的战事怎么样了?”

    谢安却说:“咱下咱的棋,管这么多事干什么。”

    客人却忍不住了,大呼道:“为什么到你这里来下棋,就是想听听前线的情况。如果我们败了,还有心在这里下棋吗,早赶紧逃命去了。”

    谢安这才不咸不淡地说:“也算万幸,孩子们总算把秦人打败了。”

    客人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把棋一推,就要去告诉别人。谢安却不让他走,“干活干完,下棋下了,这盘棋还没有下完,你怎么能走呢!”

    客人高兴得大叫道:“高兴得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哪里还有心下棋。丞相愿意找谁下就找谁下,我是不能陪你下了。”

    谢安送走客人,回到屋里,兴奋心情再也控制不住,跨过门槛的时候,踉踉跄跄满脸涨红,连木屐的带都碰断了。

    苻坚回到长安后,哭着悼念苻融和牺牲的诸将,并大赦天下,还下令锻炼兵器和监督务农,安抚孤老及阵亡士兵的家属,妄图东山再起重建破败的秦国。

    然而淝水之战后,前秦的颓势已定,各少数民族岂能放过这样乘机起事的大好机会?太元九年(384年)正月,前秦终于爆发内乱。首先在北方,慕容垂在淝水之战中一点儿也没有受到损失,找了个借口说要回家发丧,带着自己的宗族和军队脱离前秦,与丁零部落首领翟斌相呼应,重新竖起燕国的大旗,史称后燕。

    (本章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