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冥界当大佬 > 第474回 桓温第三次北伐(十)

第474回 桓温第三次北伐(十)

作品:我在冥界当大佬 作者:沃土789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叶枫一边讲着,一边看着迂回过来的援兵,看到他们已经来到身边,早和铁桶一样,把这点儿前燕的逃兵包围得水泄不通,只好说道:“要讲长寿的话,三天两天说不完,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要知下面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慕容将军啊,说了半天,是战是降,还是请你说句话?”

    其实这些话无异于最后通牒,慕容厉到了此时心想,还打个屁呀?原来打不出去,现在更打不出去。好歹没白活了这么大年纪,这会儿长大学问了,只要战场上没死,凭着叶枫讲给的长寿知识,就算活不到他这个年纪,活他一半也行啊。于是把刀一扔,说道:

    “听叶太尉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算服了。叶太尉不但精熟韬略,而且养生学也十分了得。在下愿意投降,听候东晋调遣。”

    当兵的一听,当官的不愿意打了,自己还打个什么劲呀。于是,跟随在慕容厉后面,纷纷扔下兵器投降。叶枫好好安慰一番,自然接受了他们的归正。

    这一仗,慕容厉的二万兵马,全部拿下。

    原来的时候,前燕的兵马有的还要跃跃欲试,想和东晋的军队打上一仗。这下子一看慕容厉的军队那么强大都不行,自己还是老实点吧,于是又各自取守势,不敢再弹爪了。他们取守势,桓温和叶枫商量一下,那我们就取攻势,于是集中兵力,直插林渚。

    林渚在哪里,也就是现在的河南新郑市关音寺附近。这时的燕将傅颜正率领一万军队,在此驻守。林渚在黄墟的西南面也就有80公里,作为骑兵来说,不到一天也就到了。当晚休息一日,第二天官兵五更起床,饱餐一顿,然后开始攻城。

    古时候的城防,仿佛是一个模子铸的。大的城墙,如洛阳、邺城、长安那都是第一类的坚固城防,城墙高而阔,外包砖,且城有多门。而很多小的郡县,城墙就低矮多了,大部分是土打垒的城墙,城门也只有四座。

    叶枫跟随着桓温大军,到了城墙下一看,城墙真是破败不堪,土打垒的城墙,没有外包砖。城墙上高有二丈,沟沟坎坎,一道一道的,显然被雨水多年侵蚀而成,有的地方已经坍塌。坍塌了怎么办,只能再用破砖烂瓦填上,就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不用打,城墙就像要歪了似的。

    这个时候,根本就用不着桓温和叶枫说话,慕容厉已经投降,正好是他建功立业的时候。

    城下晋兵高喊:“请傅颜将军出来说话,我们的慕容将军要和你说道两句。”

    其实不用喊话,傅颜早在城墙上看着下边呢。傅颜高声喝道:“吆喝,你们东晋军队也有姓慕容的,我倒要看看,这个慕容将军到底是谁?”

    慕容厉面带微笑,朝城墙上喊道:“傅颜将军,慕容将军不是别人,正是我啊!”

    傅颜一

    看,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声骂道:“我以为慕容将军是谁呢,原来是慕容厉呀!慕容厉将军,你不是前燕的人吗,怎么替东晋当起说客?”

    慕容厉不慌不忙地说道:“傅颜将军有所不知,我现在已为东晋将领,劝你打开城门,开城投降,免得受刀兵之苦?”

    傅颜一声冷笑,大骂道:“你以为你是谁啊,要是我们的幽帝啊,我听你的。可你现在是前燕的叛将,东晋的走狗,凭什么听你的?”

    那慕容厉也是有些学问的,听到傅颜的话,不禁眉头一皱,语言也犀利起来:“此话差矣,我们鲜卑人,原来生活在辽东一带,只是由于前赵、后赵作乱,才到中原来放牧牛羊。这个中原,本来是华夏民族的地方,我们到这里来,夺了他们的土地,杀戮他们的人民,确实有失公允。这不,现在我替天行道,奉天承运,加入到华夏民族这一阵营,定要把扭转的乾坤再重新扭转过来。”

    叶枫听了心里好笑,没想到这个司马厉,脑子还是挺灵的,这么快就被洗脑了。而一些东晋将领听了,抿着嘴想笑,却又不敢笑,因为怕破坏了现场的气氛。而傅颜听了,则气得肚子鼓鼓的,血压增高手冰凉,大声地骂道:

    “你这个慕容厉,怎么说你好呢?完全忘了祖宗,忘了自己是鲜卑人,而站在华夏人的立场上说话。气死我了……呜呀呀呀……你要是有本事,就攻上城来,这个林渚就是你的了。”

    没想到,慕容厉还不算完,又继续对燕国的兵将吼道:“前燕的将士听着,我是慕容厉,想必你们也知道,原来镇守黄墟。黄墟那么多兵马,都没有打过东晋,就凭林渚这个小地方,这点儿兵马,能打过东晋吗?

    “况且这里原来是华夏的地盘,我们到人家的家园,抢人家的饭吃,杀人家的人民,做得是有些过分。听我一句话,放下武器,还能活命,继续抵抗,没有出路,就是战死,也没有人说你好!你看看我们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何必放着好日子不过,为前燕丢了性命呢?”

    真是叶枫说十句,也不如慕容厉说一句,要不怎么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呢。何况傅颜的队伍里,大部分是一些汉人。慕容厉的一番话,直说得前燕军队人心浮动,互相转告,真是不想再打了。

    可是傅颜是什么人,他是前燕的死硬分子,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只见他大吼道:“不要听慕容厉胡说八道,他是前燕的叛将,东晋的走狗,怎么能听他的话。全军听令,准备战斗,要是有畏缩不前者。行刑队,上——”

    此令一下,行刑队就上来了,一个个拿着鬼头大刀,凶神恶煞般地瞪着眼前的这些军人。这些大刀不是对付敌人的,而是专门对付临阵不前士兵的。前燕的士兵个个吓得心惊胆战,哪里还有什么想法,只能一心一意抖擞起百般精神,要和东晋决一死战。

    (本章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