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冥界当大佬 > 第468回 桓温第三次北伐(四)

第468回 桓温第三次北伐(四)

作品:我在冥界当大佬 作者:沃土789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叶枫看了看大家,见大家实在没有说出这个谜底,只好自己揭开:“原来我们的短处是漕运不通,现在的短处仍然是槽运不稳。大家想想看,从扬州到金乡有600公里的漕运,从金乡到黄河又有150公里,从黄河再到前线还不知道有多少公里?这么漫长的运输线,以前又都是前燕的地盘,要是燕国以轻骑突入这些地方,分几路骚扰漕运。我们的漕运还能走得通吗?”

    此话一出,叶武首先悟出其道,大惊:“亏着爷爷一语道破天机,这是我们的致使短处啊!倘若前燕的将领也悟出此道,前面大兵阻挡,后面骚扰漕运。只要粮草一断,过不多久,我军不战自乱。”

    郗超也悟出了,几乎出了一身冷汗:“光想着我们的种种优势,听叶太尉一席话,吓着我了。漕运看来是通,其实未必通。其实谜出了,要解也并不难,那就是好好地整治占领的地方,变敌方为我方,只有整治好了后方,漕运也就保险了,我们才可以在前方放心杀敌。”

    但是作为前方主帅的桓温,仍不想过多地纠缠在这个地方,他要越过黄河,争取更大的战场和胜利。于是说道:“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保住后方漕运,又能前进大刀阔斧地杀敌。”

    桓温又给诸将出了个大难题,大家都在苦思冥想,能不能有一个办法,达成桓温所愿。但是大家想了好半天,没有人提出办法。

    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作为主帅桓温来说,不得不下达了最后命令:“全军听令,既然泗水已通,船队进入黄河,而步骑军队跟在后边,尾随船队前行。进入黄河后,再决定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叶枫默然不语,自己该说的已经说到了,听不听就是他的悟性了。只能和钟馗再坐到小船上,从泗水随着船队进入了黄河。

    如今的黄河,再也不恣肆和狂放,它变得收敛了,如一只温顺的小羊。风平了,浪静了,恬静下来,又像一个羞羞答答的小姑娘。

    有的士兵见到了水,想洗净身上一路的征尘污垢,跳进黄河洗不清,越洗越沧桑。洗着洗着,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

    黄河流域,有着数不清的古战场。逐鹿问鼎的战争,大抵从炎黄时代就开始了,夏、商、周、春秋、战国,愈演愈烈。到了秦汉以后,更是闹得不可开交。翻翻中国古代的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相当一部分以黄河流域为大舞台。

    黄河流域,产生了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古都,乃至古战场。当然,也产生了数量惊人的古圣贤、古英雄。自先秦现在,大多数的朝代建都于黄河流域,而长江流域,只有小小的几个朝代,大多为躲避战乱南迁的,或者是一些短命的小王朝。

    一个诗人,要么选择长江,要么选择黄河,他需要精神上

    的母亲。一个诗人,一生中既不歌颂长江,又不赞美黄河,他就不算是这块土地孕育的诗人。

    长江流域多鱼虾,黄河流域多牛羊。前者是鱼米之乡,后者则以牛羊肉、小麦乃至高梁玉米之类杂粮为主食。黄河里的水产是否丰富并不重要,而黄河水却是北方的生命之源。黄河流域也讲究农耕,但比长江流域多了一些畜牧的气息,这里还混杂着诸多游牧民族的后裔,保留着逐水草而居的自由精神。

    黄河流域的风俗乃至整个历史,都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相互渗透的混血儿。逆水而上,常见到沿岸的草坡有成群结队的牛羊出没,后面远远地跟着个手拿皮鞭或粪铲的牧人。为打发时光,牧人哼着小曲,像是唱给河流、山川、树木听。

    黄河,母亲河,裸露出宽大的胸膛,滋养着北方大地。

    然而,游山玩水只是浪漫情调,战争的乌云在时刻提醒着现实的军队战士。叶枫对钟馗说:“在这个黄河里,是我们东晋的天下,而一带离开黄河,就成了前燕的地盘。”

    桓温虽然心里着急,想着北伐大军早早地越过黄河,杀向前燕的都城邺城,但是叶枫的话深深地刺激着他,不能不听,所以这段时间的战事,仍然在河西一带进行。

    其实就在金乡的后方湖陆,就驻有前燕的军队,如一根芒刺一样威胁着桓温的大军。桓温急派他的儿子桓玄,率领一万精兵,在叶武炮兵的配合下,进攻湖陆。湖陆在哪里呢?也就是现在的鱼台东南。

    桓玄果然不负众望,在火炮的有力配合下,很快攻克湖陆,并俘获了县守慕容忠。

    前燕听后大惊,急派慕容厉率步骑二万,在黄墟出城,欲和桓温大战一场,想遏制住桓温的进攻势头。黄墟在哪里呢,也就是在现在的开封东边。慕容厉的军事意图很明显,就是你的桓温大军不是依靠黄河为运兵线吗?我从南边打你,北边再有前燕的军队,造成两面夹击之势,看你往哪里走?

    接到消息,桓温急忙和叶温商量军情。

    叶枫不慌不忙地打开地图,和桓温分析着敌人的情况:“祖逖北伐的时候,这一带就是反复争夺的战场,此地离着过去的祖逖大营已经不远。慕容厉的军队其实也不大聪明,如果明智的话,他们依靠一座座的城池,和我们打阵地战,我们真还不少费劲。现在他们要和我们打野战,岂能怕他?我们集中优势兵力,就在黄墟和他们决战。”

    桓温点了点头:“就听干爹的,集中我们所有的优势兵力,在黄墟一带和他们打一仗。”

    于是桓温坐在运输船上,指挥着大军逆水而上,步骑主力跟在船后边,沿着河边行军。就在夹河滩村一带,运输船停下,桓温派遣少数兵力保护船只,然后率领主力向南进发。钟馗轻易不大说话,说起话来还是挺搞笑的:“三弟呀,我们明明是北伐,可是伐着伐着,怎么成了南征了。”

    (本章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