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冥界当大佬 > 第436回 东晋暗流涌动(二)

第436回 东晋暗流涌动(二)

作品:我在冥界当大佬 作者:沃土789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样的“人才”,不但没有受到世人的嘲笑,反而获得一定的名声。在东晋那个病入膏肓,浮夸成风的不正常风气下,尤其得到了统治者的注意。千呼万唤才把殷浩请出来做官,而且一做官就坐到了扬州刺史这样的大官。

    其实,早在陶侃在世的时候,就对别人讲过:“像殷浩这样的人,应该放在一边,等候着天下太平,然后再请出来做官。”这番话真实地说出了这种人的用处,安定的时候,放着摆摆样子还可以,但是在战场上就不要拿出来吓唬人了。

    叶枫看到这样的人就烦,他就是一个花瓶,怎么看怎么心里腻歪。有心要考验他一下,问道:“殷刺史啊,如果叫你带兵。敌方先出动一个骑兵方阵,你如何应付?”

    殷浩目无一切地看了叶枫一眼,洋洋洒洒地说道:“这有何难?以三倍之骑兵,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必然能打得敌骑落花流水。”

    叶枫心话,真是胡说八道,满嘴放炮,但是话到嘴里,就不能这样说了。只能说:“就算我有三个骑兵方阵,但是另两个方阵,布置尚远,根本到不了这里。况且,敌人以一个骑兵方阵为前锋,必然有别的军队策应,怎容你另两个骑兵方阵靠前。再则,北方骑兵凶悍,以一对一,我们未必占着上风,此仗只能打败了。”

    殷浩听着不服气,嘲讽叶枫说:“我看叶太尉是年纪大了,仗是越打越小胆,不能长胡人志气,而灭我们威风。还有一句话讲,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自然有破敌之策。”

    殷浩的一席话,可把桓温气得不轻,这哪是在排兵布阵打仗啊?分明是在小孩子做游戏,找死啊!俺这干爹,我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言听计从。而你这个黄毛小儿,信口雌黄,说得俺干爹一无是处。呜呀呀呀……气死我了。

    本来桓温还要恶狠狠地大骂殷浩几句,但是看到干爹不慌不忙,并不生气,也就只好咽下这口气,听干爹怎么说。

    叶枫又问道:“北方多是大平原,又有一座座坚城,请问殷刺史,你是怎样一步步打到邺城,将采取什么战术?”

    对于军事方面,殷浩脑中本来就是一张白纸,别说军队的编制和武器了,连地形都没有背熟,哪里还有什么战略战术。他脑子略微一琢磨,先拣大的说:“我看啊,平定北方,需要20万大军。其中,必须有骑兵10万,我将率大军,直捣敌巢,先把敌酋抓起来再说。”

    叶枫心里又是微微一笑,这哪是在打仗啊,分明是梦游。旁边的桓温本来脸就气得红红的,这下子又变青了,要不是顾及穆帝在旁边,太后坐在龙椅上,真要蹦上去,朝着殷浩的小白脸蛋子,狠狠地扇上10个耳光,才解心头之恨。

    叶枫冷冷地问道:“殷刺史啊

    ,你心里应该明白,我东晋总共才有多少军队?其中又有多少骑兵?况且这20万大军,一天要消耗多少粮草?一个月要消耗多少粮草?这些粮草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运,怎么个运法,还请殷刺史说个明白?”

    殷浩急了:“身为统帅,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哪用得着臣下事无巨细,事事操心,别的官员干什么吃的?”

    叶枫急忙摇了摇头:“非也,非也,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不打仗可以,不吃饭不行。粮草的问题,必须主帅心里非常有数才行。”

    殷浩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了。

    蔡谟也实在听不下去了,像殷浩这样的人,怎么能领兵出征?分明是误国误军误民。而桓温心中痛快,大大的解恨,骂道:“干爹就是干爹,一问实际问题,这个殷浩就原形毕露了。别说让他领兵出征,就是在我帐下做个传令小官,我也不要。”

    而会稽王司马昱却有自己的老主意,谁出征,也不能让你桓温出征!你现在已为安西将军、持节、都督荆司雍益梁宁六州诸军事,领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如果再让你北伐,这么大的权力,谁还能管得了你?

    于是,司马昱再说:“我们这是在讨论选将的问题,不要扯远了。我看殷刺史暂时不要带兵,还要多加磨练。北伐不可没有名帅,我看褚裒行,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褚裒何许人也?他是太后褚蒜子的父亲,这是司马昱充分照顾到皇太后的面子。他以为这是喝酒、走亲戚呢,只求太后面子好看,不求是否能承担起这份重任。

    要说褚裒,人品还是不错的,苏峻之乱的时候,曾被郗鉴引为参军。以后康帝司马岳选褚裒的女儿褚蒜子为妃,褚裒成了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以后司马岳为帝,立褚蒜子为皇后,征召褚裒入朝任侍中、尚书。

    褚裒因为自己是皇后的父亲,不愿意在内廷任职,苦苦请求外出避嫌。于是出任建威将军、江州刺史。他虽为封疆大吏,但为官清廉,勤俭持家,还常派自己的童仆外出打柴。

    叶枫心话,他虽然是个好人,但是北伐主将,岂是以人品夺天下,最终将以武力定乾坤。但是有些话自己说出来,不如别人说出来好,谁都知道自己是桓温的干爹,总得避嫌啊。

    蔡谟仔细想了想,司马昱的立意已经很清楚,他的身后代表着相当一部分人的想法,自己就是再着急,也是没有用处,只得揣着明白装糊涂,点了点头:“我看,褚刺史可以,既熟悉军队,又有实战经验,可以一试。”

    两个辅政大臣说话了,拍马屁的就来了,跟风一片。这个说行,那个说好,再也没有一个人把请缨北伐的桓温提上议事日程。

    桓温心里这个着急啊,北伐大事,我准备了这么些年,为何不要我去?司马昱也好,蔡谟也好,为什么歪歪着嘴说话。干爹叶枫拐着弯地为我说了那么多的好话,难道你们耳朵塞了驴毛,一个个就听不出来吗?

    (本章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