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冥界当大佬 > 第23回 红衣少女

第23回 红衣少女

作品:我在冥界当大佬 作者:沃土789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们从高一就开始了?”

    “以后他参加了工作,什么后台也没有,是我找家人帮着托关系,走后门,使他才当了一个小官。以后,他认识了一个局长的闺女,就变了心。当时,我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啊?你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他就甩了你。”李滢玉心里一惊,伸手就摸王思卓的肚子。

    王思卓退后一步,躲开了李滢玉的手,接着说:“我当时吓坏了,这可怎么办?我哭着找他拿注意,他要我去做引产。

    “我有先天性肾病,做引产有生命危险,可是,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怎么能瞒得住?快要临产的时候,我约他来重生号这里谈谈,当时我告诉他,如果他不来,我就跳江自杀。”

    “他来了吗?”李滢玉急切地问道,她完全沉浸在王思卓凄婉爱情的故事中了。

    “如果他来找我谈谈,我就不会在这里。”王思卓横眉怒目,赤红的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到底怎么了?你是人还是鬼?”李滢玉瞬间觉得这个王思卓绝非人类,吓得两腿发抖,想要逃,却迈不开步。

    “你也是鬼,是个胆小鬼。”王思卓厉声喝道:“我一直等到中午,也没有等到他。听说,在中午12点的时候自杀,会变成恶鬼,如果穿着红衣服自杀,就会变成能索命的厉鬼。我就在12点,穿着这件红色连衣裙,从这里跳了下去。”

    李滢玉一下子瘫倒在地,双手向外推着,哭喊着:“你别过来,我和你无冤无仇。”

    “我不会害你,是来救你的,是为你报仇的。”王思卓慢慢地靠近李滢玉,轻声地劝慰着。

    “我不要你帮我报仇,你自己的仇都没有报,千万别过来。”李滢玉真想撒腿就跑,但双腿没有一丝力气。

    “哈,谁说我没有报仇?我在等待着报仇的日子。”王思卓冷冷地笑了一声,“头七的时候,他装模作样,来这里忏悔,求我原谅他。

    “我就现出身形,带着我们的孩子,出现在他面前,想要告诉他‘只要一家人团聚,就原谅他,’结果呢,吓得他没头没脑地乱蹿,再也不敢来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既然跑不掉,又看这女鬼没有明显的恶意,李滢玉又来了点胆子。

    “嘿嘿……说久也久,就不久就是现在。”王思卓幽幽地叹了口气,转过头道,“现在陪着我的,只有孩子了。”

    等王思卓再转过头来的时候,怀里多了个血淋淋的婴儿,挣出一双小手伸向了李滢玉。

    “啊!”吓得李滢玉肾上腺素急速飙升,险些晕了过去。

    “说了这么半天,你也不问问,我索命的这个人到底叫什么?网名叫什么?”

    “那他叫什么,网名是什么?”李滢玉死也要弄个明白。

    “他就是重生号上的吴义,网名叫奶油小生。”

    李滢

    玉只觉得头“轰”地一下,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几欲晕倒,脑子昏涨涨的,等她略微清醒点的时候,发现自己已是站在船边上,往前一栽,就是船后边的螺旋浆,吓得她死命地往回缩。

    王思卓厉声喝道:“你个胆小鬼,不是想报仇吗?想报仇就从这里跳下去。”

    “我不跳,我不跳,”李滢玉还是一个劲地往后躲。

    “你不跳,那你往后面看看是什么?”王思卓又在催促。

    李滢玉往后面一看,只见吴义晃晃悠悠地从舷梯上来了。原来这是王思卓动用了幻术,把李滢玉的思想迷幻了。

    “你终于来了,我们娘儿俩怎么办?”李滢玉看到吴义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去就要向他摊牌。

    “我听到高中时的闺蜜王思卓和越国西施的谈话就上来了,你们怎么光顾自己说话,也不叫着我,我好寂寞呀,好孤独呀!”他说着话就要往前凑合,无奈两只眼睛就和瞎了一样,一头攮进了水里。

    李滢玉往水里一看,只见吴义正在水里挣扎,不一会儿,就没影了,搅进了螺旋浆里,血水一片。

    李滢玉原来是恨,这会儿连恨也没有了,只觉得全身麻木,脑子就和空了一样,自怨地说了一句:“人活着,真没有什么意思。”说着一头扎进了水里,瞬间,螺旋浆上满是血肉,鲜红的颜色向旁边慢慢洇染。

    从碎肉上渐渐升起了一股冤魂,在船尾缥缈地浮动,久久不散。而另一个淹死鬼却脱离了江水,嘿嘿地笑着,一股烟似地向远处飘去了。

    ……

    叶枫正在听着李滢玉的讲述,忽见吴义怎么上来了。活人不能和死人见面,要是见了面,那还真得非死不行。这下子好,惊跑了李滢玉,吴义自己也投水而死。

    叶枫心里生气,就训斥王甲和李铁刚说:“叫你俩好好守住梯子,谁也不能上来,怎么就叫吴义上来了?”

    王甲和李铁刚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王甲说:“没发现人上来啊!你都嘱咐好的,哪敢叫别人上来啊!只见你嘴里嘟嘟囔囔,好像在和什么人说话,我们可是什么都没看见啊!”

    叶枫再问:“你看看水里是不是有血水?”

    两人站在了船尾上,仔细看了水中半天,都摇着头:“哪里有什么血水,好好的江水,一点儿血丝也没有。”

    叶枫忽然明白,自己的阴阳眼和他们是不一样的,自己看见的景物,他们肯定是看不见。心中一琢磨,忽然大叫一声:“不好,看看吴义是不是还活着,八成是没命了。”

    两个人在叶枫的带领下,急忙向吴义的屋里跑去,后面又跟了一些看瓜群众。到了屋里一看,吴义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王彩莲闭着眼睛,呼呼大睡。

    叶枫上去用手晃了晃吴义的眼睛,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又用手摸了摸他脖子上的动脉,早已

    一点儿鼓动也没有了,只得长叹一声:“真是人的命,天注定。也可以说不是不报,时候不定,时候到了,老天爷把他收了去。”

    保安头进来,叶枫叫他赶紧料理后事,叶枫虽说做了很大努力,但也没有挽救回吴义的生命。船停住,当地公安介入,让叶枫和王彩莲做了笔录,看着叶枫离着这个事还远点,放行。

    只是苦了王彩莲,公安把她“请”下船,她时刻和吴义在一起,政府哪能放过她。

    不但政府放不过她,就连吴义的家属肯定也饶不了她。

    (本章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