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铁皇冠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雪中的葬礼

第二百五十七章 雪中的葬礼

作品:黑铁皇冠 作者:汉武小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哲波伯爵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

    在参考了封臣们的意见,以及询问了科德爵士还有瓦拉斯爵士以及瓦克西爵士之后,莱纳最终决定在这里当众处死哲波伯爵。

    哲波伯爵听着自己最后的判决,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笑,他没有任何的动作,身上的熊皮大氅在寒风的吹动之下缓缓起伏,竟有一种平静的感觉。

    微微垂下眼睑,他的身体仿佛松懈了下来,勉强挤出了一抹体面的微笑对莱纳道:“我接受你们对我的判决,处置失败者正是胜利者的权利之一!但你要记住,没人可以一直胜利下去!”

    说着,哲波伯爵拍了拍腰间的长剑,又下意识的掸了掸自己身上的那件十分喜爱,无论到哪里都要穿着或者是带着的熊皮大氅对莱纳道:“我能在受刑的时候带着佩剑和这件皮衣吗?我希望能有最后的一点体面。

    ”我将会是永远的胜利者,很可惜你看不到我证明这个事实了!”莱纳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冷冷的对哲波伯爵这不入流的诅咒进行了回击。

    天已经大亮,太阳无精打采的高高悬挂在天空之上,散发出苍白而没有温暖的光芒,莱纳默许了哲波伯爵佩剑穿皮衣赴死的请求,作为一名贵族,还是个大贵族,不光是莱纳,所有人都觉得他应当保留一定程度的体面。

    士兵们的行动效率非常高,轻松的用木料做出来了一个高高的绞刑架。

    这一次的侥幸不会由人来执行,他将会死于不流血的惩罚,这是莱纳对哲波伯爵的最后一点礼遇。

    当然了,他并不敬佩或者是对哲波伯爵抱有同情,如果这场战争失败的是自己,那么仔细的情况无疑会比这更加凄惨。

    更何况作为一直以来自己的敌人,莱纳还没有那么大的宽容之心来对自己的敌人致敬,他并不掩饰心中的自私,但是他这样做却能够让其他的贵族阶级,以及自己的封臣感受到自己对贵族的善待……

    而与此同时,法塔爵士正带着二十五名骑士狂奔在美卡隆城外的雪地当中。

    此时的美卡隆城虽然比不得其他三个集结那样繁华,但是来自南方的特瓦林伯爵以及一系列反皇室的领主领地上还是有不少的商人带着他们的活计和武装护卫来到这里做生意。

    北境的毛皮和蜂蜜可是全帝国都赫赫有名的好东西。

    他们的到来彻底让原本宁静祥和,人声鼎沸十分繁华的美卡隆城陷入了混乱当中。

    “开门!我是法塔爵士!我要立刻进入城堡!”

    法塔爵士在美卡隆城封闭的主堡外面对着里面大喊,他用充满了血污,已经被冻得除了冻疮的右手擦拭了一下流下来的泪珠,心中的悲痛让他伤心欲绝,就连呼吸都是痛的。

    城墙上的士兵见是小主人回来了,立刻打开了城门把法塔爵士放了进去。

    浑身血污并且看上去狼狈不堪的一行人让守卫们纷纷狐疑。

    “发生了什么?您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城堡里负责在哲波伯爵不咋的时候掌管守城兵力的哲波伯爵非常器重的庭臣紧张而又关切的问道。

    法塔爵士听了之后心中更是难过,就好像是心脏被人捅了一刀之后又在上面撒盐的感觉。

    “我们失败了……”法塔爵士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面,眼睛几乎没有焦距的盯着自己已经出现了重影的手指,语气低沉切不含感情的说道。

    整个房间当中顿时一片寂静,除了几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之外,就只有耳鸣都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蜗当中不停的回荡。

    “该死的莱纳汉爵突然出现!”法塔爵士的尤其突然提高,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狠狠的捶在了桌面上,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他面目狰狞,心中充满了仇恨,如果此时莱纳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旦实力允许,他一定会把莱纳生撕了,大卸八块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他脖颈上青筋暴起,继续咬着牙说道:“他趁着我们休息的时候,在半夜偷袭了我们!”

    “更可气的还有特瓦林伯爵!这个该死的背叛者!他的灵魂一定会浸泡在粪坑里一万年,然后放到地狱的烈焰里焚烧一万年!循环往复永不停止!”

    然而这时,法塔爵士突然恢复了平静,就仿佛之前那个暴怒的几乎快要失去理智的人不是他一样,用和之前判若两人的神态和一语气说道:“特瓦林伯爵从背后配合莱纳伯爵偷袭了我们,我们彻底被击败了!”

    听到了这样详细的说明,这名负责统帅所有守城军队的庭臣顿时大惊失色,坐立不安的道:“可我们现在就只有三十名守军!伯爵大人已经把所有的士兵都带走了!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守住这样大的一个城堡!”

    “不……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会放弃领地的!你这该死的佞臣!这是哲波家族数百年以来的根基!我绝不能把祖先传下来的领地拱手让给莱纳伯爵!”法塔爵士仿佛又失去了理智,大声的咒骂着。

    看着法塔爵士那有些神经质的动作和神态,众人的脸上都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敬畏的表情,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够看到厌恶已经敬而远之的态度。

    而的另一边,哲波伯爵就这样在无数人目光的注视之下,在众目睽睽当中走上了那个为他搭建的临时绞刑架。

    一根绳子就这样高高的悬挂在绞刑架上面,垂下来的部位结成了一个绳套,在寒风的吹动之下四处抖动。

    两千五百夺命士兵聚集在一起,摆着简单的阵列站在绞刑架的下方,作为这场宣告胜利的见证者。

    莱纳就在绞刑台最近的位置,他的身边是自己的一众封臣,而在他们的身旁则是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骑士们,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绞刑台。

    哲波伯爵淡然的走了上去。

    他的腰间仍然悬挂着那把华丽的佩剑,脚下的鹿皮高帮靴子在雪地上猜的咯咯作响,身上的熊皮大衣把他的身材衬托的无比雄壮。

    昂首挺胸的样子让他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即将面对死亡的失败者,而是一个将要巡视自己领地的,高傲的大领主。

    莱纳冲着绞刑台上的刽子手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这场雪中的葬礼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