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颤栗高空 > 第654-655章 报复

第654-655章 报复

作品:颤栗高空 作者:奥比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胖女富婆懵了。

    这结果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从来不相信世上有真爱。

    如果金钱拆不散一对贫穷爱人,那一定是给的钱不够多。

    她以前泡的小白脸,反复验证了这个‘真理’。

    但今晚,她居然遇到了一个特例。

    居然还是个身体只有一半的残疾人!

    李腾只剩半个脑袋,现在和‘帅’字是肯定搭不上界的。

    胖女富婆想玩李腾,只是觉得这种半脑人玩起来应该会有新鲜刺激的感觉。

    会是一个很新鲜的玩物。

    对胖女富婆来说,为一个玩物一掷千金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她甚至想看看李腾在和她一起达到那什么境界的时候,亲眼看看他的脑组织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一想起来都觉得刺激。

    结果,李腾居然拒绝了她!

    50万、100万拒绝了她,还可以认为他是想故意刺激她,让她出更高的价格。

    但500万也拒绝了,这就有些过分了吧?

    这是看不起她?宁可不要500万,也不想和她在一起?

    真把自己当根葱啊?

    一瞬间的功夫,胖女富婆对李腾的好奇心全都化成了羞辱、仇恨和愤怒。

    ……

    “你犯什么傻?为什么要拒绝她?五百万还不够啊?”联络人对李腾的行为根本无法理解。

    李腾笑了笑,并不解释什么,他拿过平板,在上面写了一行字,要联络人把他的报酬给他,他还要回去照顾怀孕的老婆。

    “钱还在拳场,等拳场的财务结算完毕之后才能给我们。你这么做很不明智啊!本来可以一飞冲天,结果你反而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大佬,后面你会很麻烦的。”联络人还是无法理解李腾的行为。

    李腾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仍然没有对他的行为进行解释。

    其实很简单。

    他肯定是不可能给人当玩物的,那富婆一看就是想拿他当玩物。

    另外,他出来打拳挣钱都是小心翼翼地进行,担心受到剧情的惩罚,毕竟他是不能接受别人帮助的。

    打黑拳挣钱,算是按劳取酬,可能不会受到惩罚。

    但接受富婆的五百万,算不算接受了大额的帮助?

    接受很少的帮助都会受到残疾、甚至可能丧命的惩罚,接受如此大额帮助,估计很快就难逃一死了。

    给人当玩物,还难逃一死,死得太憋屈,可能还会被幕后的女导演看不起,所以李腾做出了刚才的那种选择。

    ……

    胖女富婆一个电话,把拳场的经理叫了过来。

    “第二场的拳赛,是哪两名拳手?”胖女富婆黑着脸向经理询问了一句。

    “这是他们的资料。”拳场经理很恭敬地把两份拳手资料递给了胖女富婆。

    一位是两段拳手,已经连赢了四场,劲头正盛。

    另一位是三段拳手,上一场输了,所以搭配了一个弱一些的对手。

    “他们两位? 哪一位更强?”胖女富婆继续向经理询问。

    “没打之前? 不太好说。”经理摇了摇头。

    “我只要一个大致的结果,你随便说啊!不用负责的? 我又不用你的答案来押注!”胖女富婆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嗯嗯……这个三段拳手前前后后打了几十场了? 经验非常丰富,实力应该会更强一些。”经理只好做了个判断。

    “好吧? 我要你修改今晚的第二场赛程,改成这名三段拳手迎战刚才的那个脑残……半脑人。”胖女富婆向经理提了出来。

    “这个……赛程都是安排好的? 涉及到选手们的日程安排、车费、还有观众们的押注之类的? 临时更换的话不……”

    经理正解释着的时候,胖女富婆‘啪!’地一声把一张十万块的支票拍到了经理的脸上。

    “好说,好说,我这就去安排。”拳场经理立刻答应了下来。

    拳场一晚上抽水多的时候? 也就几万块钱而已? 胖女富婆这张支票足够他们重新安排今晚所有的赛程了。

    “我要和那名拳手见个面。”胖女富婆又提出了一个要求。

    “好的,您跟我来。”经理一脸笑地把胖女富婆向后场引了过去。

    有钱好办事,很快胖女富婆就见到了那位三段拳手。

    三段拳手个头不高,一米六五左右,但是全身都是精壮的肌肉? 面色凶厉,杀气腾腾。

    三段拳手外号叫阿彪? 特点是出拳速度特别快,人称快拳阿彪。

    他最近一场比赛? 越级挑战一名四级拳手,结果被打伤? 休养了一段时间? 实力被评级系统下调了几分? 所以安排他今晚的对手是一名二段拳手。

    但他休养的这段时间,实力并没有下降,伤势恢复之后,状态比受伤前还好。

    他对今晚的这场拳赛很有信心。

    拳场经理把胖女富婆介绍给快拳阿彪之后,便转身离开了,留下胖女富婆和快拳阿彪二人在房间里,让他们自己谈事情。

    快拳阿彪听说过胖女富婆,知道这胖女富婆和好几个拳手都有暧昧,在那些拳手身上花了不少钱,但因为他长得丑,胖女富婆对他没什么兴趣,也从来没找过他,让他很有些遗憾。

    没想到今晚胖女富婆居然亲自要见他。

    “张总,您您您……”快拳阿彪被单独留在房间里,一时之间居然有些局促起来,大概是担心自己说错了什么话,错过了和胖女富婆进一步交流赚大钱的机会。

    “待会儿你会被安排一位特殊的对手,是一个只有半个脑袋、一条手臂、一只脚的残疾人,是我出钱让拳场这边安排的。”胖女富婆开了口。

    “哦,那个先前赢了第一场的半脑人?”快拳阿彪刚才在后台的时候,听说拳场里来了个残疾人,出于好奇观看了第一场比赛的视频。

    后来还听说了胖女富婆要包养半脑人,结果被拒绝的事情。

    “嗯,就是他。”胖女富婆咬牙切齿的表情。

    “您有什么指示吗?”快拳阿彪看出来了,胖女富婆不是来包养他的,而是找他有生意要谈。

    “我要你打死他。”胖女富婆简单直接地说出了她的要求。

    “这个……很难办啊……如果在拳台上故意伤人,下杀手,有可能会被禁止参加后面的拳赛,饭碗不保啊!张总,我可是靠这个混口饭吃的人。”快拳阿彪露出很为难的神情。

    当然,是在要价。

    “五万的定金,事成之后,还有十五万送上。”胖女富婆把两张现金支票拍到了快拳阿彪的面前。

    “二十万太少了啊……在拳台上杀了人惹了祸,我下半辈子肯定没办法在这圈子里混了,这相当于买断了我的拳坛生涯啊……”快拳阿彪显然对胖女富婆的出价不满。

    胖女富婆出五百万买李腾的爱情,却只出二十万买他的命,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哼!你一场拳能挣多少?你现在已经快三十岁了,还能打几年拳?我顶多再给你加十万,不然就找别人做这个单。”胖女富婆虽然有钱,但也不是傻到随便就能拿出来的地步。

    为李腾这样的玩物一掷千金没问题,现在她和快拳阿彪是在谈生意,这两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最终两人以五十万的价格成交。

    和联络人在一起的李腾并没有等来拳场给的报酬。

    等来的是让他参加下一场拳赛的通知。

    对手是快拳阿彪。

    听到快拳阿彪的名字,联络人的脸色都变了。

    那可是位三段拳手啊!

    “我不比了。”李腾在平板里给联络人写了一行字。

    联络人去和拳场方面进行了一番沟通,然后脸色很阴沉地走了回来。

    “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知道吗?原本这场拳不该你打的,但现在有人逼着你打!而且很可能是为了要你的命!”

    “那个富婆吗?至于吗?”李腾继续在平板里写。

    “女人最在乎的是什么?是面子!你伤了她的面子,她能不恨你吗?”联络人一脸的没好气。

    “我没那实力,不想打后面这场拳,而且也不是事前安排好的,我们结账走人吧。”李腾用平板向联络人提了出来。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拳手签的合同里,只要到拳场来打拳,都至少要打三场拳才行!而且这三场由拳场方面来指定!你进来的时候都摁了手印,现在想反悔?”联络人很是生气。

    “如果是那个富婆的安排,她分明是想找人打死我,那我还上台去不是自寻死路?”李腾继续平板写着。

    “你现在知道怕了?刚才干什么呢?假清高?你是我们带来的,这次连我们都一起害了!怕是那富婆连我们都一起恨上了!”联络人看到李腾写的话,更加生气了。

    “我就不上拳台,他们能拿我怎么样?杀了我吗?”李腾也有些生气了。

    “他们还真就能拿你怎么样,他们这里有一种笼式拳台,他们可以安排十几个壮汉把你扔到笼子里去,然后把笼式拳台封闭起来,任你在里面被人殴打。”联络人冷哼了一声。

    “我被打死了,他们就不怕被追究法律责任吗?”李腾继续写。

    “你先前进来的时候,签的那些字,摁的手印里面,有一张是你的遗书,写了你主动寻死的意愿,拳场有钱,背后还有人,最后顶多赔你家里几万块钱丧葬费而已,你以为能拿他们怎么样?”

    联络人不屑地看着李腾。

    “那么说,我只能去参加第二场拳赛了?”李腾一脸的郁闷。

    “还有一个办法,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可以试试。”联络人想了想。

    “什么办法?”

    “那就是向那个富婆道歉,答应她的一切条件,让她放你一马,不过我估计现在她在气头上,想要求得她的原谅会很困难。所以,你得态度一定要诚恳。”联络人想了想之后开口说了几句。

    “我还是去打拳吧。”李腾犹豫了半晌做出了决定。

    “会死人的,你可要想清楚了!”联络人开始怀疑起李腾的智商来……这人的智商应该真的有问题吧?不过也不奇怪。正常的脑子智商是100,他只有半个脑子,智商岂不是只有50?

    李腾不吱声了,面对着墙似乎在生着闷气。

    “可怜的家伙,今天死定了。”联络人看着李腾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

    第二场拳赛,很快就开始了。

    而且,直接安排在了笼式拳台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