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四大王侯 > 第192章:兵分两路

第192章:兵分两路

作品:四大王侯 作者:元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而且更为有趣的是,早在秦王宋杰的两万精兵尚未真正到达圣公山一带的时候,人家铁胆陈平便在距离界牌关三十余里的一处驿站之中,召开了一次临时特别军事会议。

    此次与会的除了主持人铁胆陈平之外,仅仅只有大将赵嘉和钱乙、郑庚、王辛四人,其余的所有将佐均不得随便的进入驿站之中。至于其他的那些闲杂人等,自然也就更是不必多说了。

    简短截说,此次的临时特别军事会议,无外乎便是早先在南都楚王府那次高层密会的一个后续延伸而已。

    一切都是按照当日的计划,铁胆陈平统一指挥的各路兵马,早已全部的秘密到达了各自的预定埋伏位置。

    首先,赵嘉和钱乙他们两人先是派出了数支不足千人的精锐人马,在界牌关的两侧山地一带,紧急进行了各项秘密布置,当然这其中包括各处密营的高效设立,以及各种隐秘伪装的特别处理。

    等两侧山地秘密布置完毕之后,他们便只留下极少数的精锐士兵,驻守在各处的隐秘哨所之中进行必要的警戒和哨探,其他的大部分的兵马全部又秘密的撤回到了,距离界牌关百里之外的汉昌渡口一带。

    其次,郑庚和王辛他们的大队人马这一次根本就没有过江,而是直接分散开来,零零散散的驻扎在了汉昌渡口南面的各处军镇军营之中。

    只不过,虽然人家郑庚他们的大队人马没有渡江北上,但是在铁胆陈平的特别授意下,王辛却是亲率数十人的亲兵卫队装扮成寻常百姓的模样,陪同着铁胆陈平数次暗中潜入到了界牌关内。

    也就是说,早在秦王宋杰他们到达二百里外的圣公山之前,人家铁胆陈平早就已经为他精心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真正意义上的“瓮中捉鳖”了。

    不仅如此,最为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县令刘琦手下的那名“能干”的捕快,竟然早就已经“变节”,成为了人家铁胆陈平手下的“反间”之士了。

    原来,早在他们这些捕快刚一开始对人家界牌关进行特别关注之后,人家界牌关的守将便已经得到了密报,开始注意到他们了。

    等到了后来,铁胆陈平亲自暗中到达界牌关之后,他们这才对这些所谓的密探捕快,采取了相应的特别措施。

    于是乎,在那名捕快的“精明能干”之下,通过他的那位在界牌关担任哨官的表哥,界牌关上各种所谓的“特别军情”便接二连三的泄露了出去。

    也就是说,恰恰也正是这位能干捕快的“功劳”,不仅仅是堂堂的秦王宋杰,就连那位县令刘琦恐怕直到今日也一直被蒙在鼓里,根本就没有弄清楚人家界牌关真实的军事部署。

    至于后来秦王宋杰接连派出的多路斥候,由于人

    家铁胆陈平早就已经做好了各种相应的特别伪装,他们自然也无法探察到相应的真实军情了。

    好了,闲话少说,铁胆陈平他们这边暂且无需多做什么叙述,还是直接回到秦王宋杰他们这边。

    还别说,人家白衣军团“西悍卒”的名号,还真不是浪得虚名。

    随着秦王宋杰的一声令下,无论是大将祁渊的两翼人马,还是秦王宋杰和大将刘彦生亲自压阵的主力中军,抑或是大将吴胜达的后军,这天刚蒙蒙亮所有人马都雷霆行动了起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说祁渊的两翼人马,这卯时刚过他们的两营人马便已经各自达到了界牌关的两侧山地一带。

    只不过,由于界牌关两侧山势陡峭,而且遍地都是那种令人极其头疼的荆棘灌木,因此很多地方战马都无法上去。

    到了这里,祁渊看了一下手下的两位统领,沉声说道:“这样,你们两营各自留下一旗人马,暂且在山下约束统领咱们的战马,其余的两旗人马直接弃马上山。等山上快速清理完确保安全之后,山下的骑兵再从关隘两侧的山边小道紧急跟进,最后到关隘的侧后方跟山上的人马汇合。”

    说到这里,他稍稍的停顿了一下,像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赶紧接着说道:“只是、只是如此一来,咱们的原定计划可就真的恐怕要受到一定影响了。”

    听到这里,其中的一个统领严四虎,也是面带忧色的说道:“不错,祁爷,如此一来,咱们肯定会多耽误一些时间。毕竟,咱们的兄弟们这只凭着两条腿,就只是这一上一下恐怕就要多花费相当的时间。”

    另一位统领候七道:“不错,如此一来,咱们快速通过绕到关隘背后,进行相应警戒的计划,恐怕还真的要往后延迟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稍稍的停顿了一下,接着继续说道:“对了,祁爷,末将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只是不知道当不当讲。”

    祁渊道:“这有什么,咱们都是自家兄弟,你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嘛。”

    候七道:“是这样的,既然现在的情况的确如此,而且咱们的战马又是的确无法轻易上山通过,那么咱们莫不如大队人马快速从这两边的山道穿插过去。至于这两侧山上的相应搜索,那便由少数的兵马去执行。”

    祁渊道:“这个、这个方案,我刚才倒也是的确想到过,但是如此一来,我担心山上的相应搜索任务会不会有什么大的差错呢。”

    候七道:“这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姑且不说人家当地的刘县令早就已经有了相应的准确情况,就是咱们自己的多路斥候不是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现吗。”

    祁渊道:“这倒也是实情。”

    候七道:“另外,

    最为重要的是,咱们这一次的首要任务那是什么,那是突袭到界牌关的背后,达到有效狙击汉昌渡口一带楚军对界牌关的紧急救援。”

    祁渊道:“不错,侯老弟所言极是,要知道咱们今日这一仗真正最为关键的一点,那便是所谓的‘兵贵神速’。毕竟人家界牌关号称楚地的北大门,是中原通往楚地最为重要的关隘。如此一来,无论是人家界牌关的城防城墙还是人家界牌关的驻兵,那可都是绝对的不容小觑。”

    候七道:“正是因为如此,咱们才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把他们界牌关给真正的孤立起来,结结实实的卡住他们跟汉昌渡口一带驻军的联系。”

    严四虎道:“话虽如此,但是这关隘两侧的重要性,也是绝对的不能有任何的掉以轻心吧。要知道,这两侧的山地那可是界牌关的重要屏障,咱们还是必须要慎重才好。”

    祁渊道:“那好吧,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两手准备,同时兼顾吧。”

    严四虎道:“祁爷的意思是,咱们左右的两翼人马,再各自分出两部人马。一部分直接强行闪电通过,以最快的速度直插关隘的背后,在原定的指定位置进行相应的狙击布防;一部分弃马上山,对两侧的山地进行相应的突击搜索,并对山上所有的驻防工事进行就地处理,准备跟后面的界牌关形成双犄角之势。”

    祁渊道:“不错,正是如此,而且这恰恰也正是咱们宋王爷的军令。这样,你们二人现在就各自挑选出一名统兵的将官,由他们各带一旗人马执行上山搜索驻防的命令。然后剩下的大队人马,由咱们三人亲自带领,从两侧的山边小道直插关隘的背后。”

    听他这么一说,严四虎和候七异口同声的应答道:“那好吧,既然如此,属下听令便是。”

    就这样,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严四虎和候七两人便把各自手下的三千人马,按照既定计划进行了相应的安排。

    由一名掌旗官带队,带领一旗绝大部分的兵士,径直的弃马上山,只留下极少数的士兵在山下看守战马。

    而剩下的所有人马,则全部快马疾驰,从两侧狭小的山道突击而过,直接奔往界牌关背后的预定防御位置。

    但是谁曾想,祁渊的这几路分兵行动的人马,在接下来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里,竟然全部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以至于差一点还真就全军覆没了。

    先说弃马上山的两路人马吧,按照常规的统兵惯例,带队的掌旗官把自己手下的十哨人马又分作了三部分。

    第一部分,自然是所谓的前哨先锋人马,他们一共一百人分成多个小分队在前面打前站,主要负责相应的斥候挺进任务。

    第二部分,才是真正意义上

    的中军,他们六百人依照前面小分队的指引,稳扎稳打向前推进。

    第三部分,除去少量在山下看守战马的留守人员,便是剩下的二百多人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进,一旦前面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他们便立即充当所谓的压阵殿后。

    一开始的时候,一切正常,像是正如早先的情报一样,在前面负责斥候挺进的兵士没有出现丝毫的异常情况。

    在收到他们的信号之后,下面的掌旗官便立即令旗一挥,所谓的六百中军便全部向山上猛扑而去。

    (本章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