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剑指穹灵 > 第二十九章 初见

第二十九章 初见

作品:剑指穹灵 作者:西伯利亚矿泉水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副宗主流云联盟扶起他对他说的:“好了,这些事情你知道就好,千万不能与第三人提起,好了,你静静的守着影月吧,待他醒来你再来告我我在为他输些内力,祝他啊,理经顺气,等之后他可以行动自如的时候,就安排你二人前去神医谷对外嘛,就是说你们去治病对影星嘛对影月嘛你就说是带着他去看看小少主,想必他肯定也是非常乐意去的,至于旁的你切勿多说,之后我自会休书一封,交与老总主说明缘由,带你们去了,听从老宗主的指派就可以了!”

    影星十分感激的望着他,要知道他们也只不过,是青梧少主身边的一等护卫,实际上必定不用如此用心的对待,要知道中文里像他们这样的侍卫还多的是,他俩何德何能能够受到宗主和副宗主如此的优待后代。

    影星当下感激不已,又不知从何而说,副宗主流云拍拍他的肩膀,一辅一秀一副事情已成,如闲云野鹤般的飘走了,将一切身后事都留给后人评说。

    他一直极其崇拜于副宗主和老宗主崇拜的就是,这份天塌与地陷而面不改色之举。

    转身便进入了房间,细心照顾着影月。

    这边白头翁将华清风扶了出来。让他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扶着他前行,对他说道:“我!”

    白头翁刚一开口便被华清风打断说道:“你与我早就是一家人了,要是再说什么感谢之余就必定不用说了,咽回去吧,这些话你这两日之间都说了多少次了,你不累我这耳朵也要听起了茧子,实在是令人太心烦了!”

    华清风这一句话一说,实际上是希望白头翁,老来说话也不希望他在背负着任何愧疚的心绪活下去,要知道到他们这个境地,如果一旦产生心魔必将。万劫不复。

    白头翁看着天边的云彩多少有些红了眼睛,无数的话语堆在了口边。哪句话轻松先开口说道:“我事先已经料想过,这西域奇毒十分霸道,难以压制,没从小如此费劲,就第1日便就耗费了如此多的功力和时间,想必之后的这些时日一定不会太好过,从明天开始你别进到这房内与我一起为小晏辞护法,有些事情若是你能过的,便由你来做吧!”

    白头翁一听顿时心惊,停下来看着他,华清风此时脸色煞白,与之的苍白还有些不同,苍白只是没有血色,煞白,如此已然失去了体内的勃勃生机,白头翁大惊,扶着他的手臂,攀上他的掌心与他相对,就在这走廊上,两人站立相对竖起了内力,白头翁对他说道:“怎会?怎会如此,仅仅是第1日对你的损耗就如此之大,我们就不治了,这都是命,我也认命了,不能够再因为小晏辞,再将你折了进去!”

    华清风听完此言,大手一下甩开了他,正在为他输送内力的掌心说道:“什么时候的你,竟是如此胆小怕事之人了,这可是我神一股下一任的股主怎能就此说罢消,我告诉你,即使是现在你让我爸说,我也不会甘心于此的,这西域其毒乃是我此生所见的奇毒之最,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难解如此缠人的毒,令人心惊的不已我曾对祖师爷发誓,一定要将小晏辞救回,将西域奇毒完完整整的解开,才算是不辱没我们神医谷的威名,你可

    不要在此时给我拖后腿,我告诉你你想救也得救,不想救现在也由不得你了,若是你再给我添什么乱说什么一些胡乱的话,我就叫人将你逐出我这神医谷,等什么时候完事了,什么时候你再来教小晏辞带狗!”

    白头翁本就忍不住哭腔,眼角的泪也滑落。

    踌躇着不知如何开口,他说道:“可若是因为小燕子你有什么伤害,我也是无法原谅自己的如果是2选1的选择题,我宁愿保住你,至少你还是能够保全的!”

    华清风看着他,好像想骂醒他这个天方夜谭的话语,说道:“你给我清醒一点,看看你现在还像不像一一宗之主,像不像一个名门世家传世百年的仙门之主,瞧瞧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话,怎么能够因为害怕就放弃施救呢?这个是你嫡亲的小孙子,是青梧留下的唯一一丝血脉,如果是你就这么放弃了,之后你该如何去见青梧和润之,难道你要跟他们说,因为我华清风,你决定放弃施救,你这唯一的一丝血脉吗?我告诉你我不同意,我坚决不会同意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这是你可安安分分的,助我将小青梧体内的毒全部压制住,我还能够留你,若是你不愿意相助,此时你便离去吧,从此以后这个小晏辞,就是我神医谷的人了!”

    白头翁看着眼前坚定且认真的人,眼中蓄满了泪水,大滴大滴的落在地下,不知该怎么办,只好满心担心的答应下来,说到:“那好,从即日起我们约法三章,若是实在救不回来,或者是如果因为再救他,你还要再涉险,那么我们就不救了,一切都听天由命!”

    此时华清风有些站立不住,晃荡了两下,白头翁赶紧上前搀扶住他的手臂,将他一打横又抱了起来,打算送回他的房间,华清风握这他的衣袖,在他的怀里说到:“悄悄!这个时候你倒是来了力气,怎么抱我就这么有力,和我吵架的时候也这么有力,还真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化呀!”

    白头翁看着怀中的人,渐渐失去的蓬勃生机,满心担心却无法阻止,实在是愧疚之极,一滴眼泪突然之间落到了白头翁脸上,华清风抬手一抹放到嘴里,默默的来了一句:“咸的!还真是咸的,古人诚不欺我呀!”

    他这一举动直接将白头翁气笑了,白头翁无奈的看着他,笑道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开这些无稽之谈的玩笑,眼泪不是咸的,难道还是甜的吗?莫非你家流出的眼泪还加过白糖?”

    华清风无比自然的躺在他怀里,顺顺当当的舒舒服服的窝成了这个形状。骄傲的说:“反正我这神医谷是天下最绝妙的所在,即使是我说我这谷中众人眼泪是甜的,相信天下人也会有人相信的,如若不然之后我们就将这消息传扬出去,你看看天下人是信你还是信我!”

    白头翁扑哧一声笑出来,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无可奈何的说道:“你的神医古传扬百世,莫不是都以这种欺世盗名的方式,存在于世,真不知道老谷主,听到你这话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面蹦出来,若是今天晚上他真的去找你的话,你千万不要喊我,我可不想被他那个有力的铁砂掌报废,他打人实在是太疼了!”

    白头

    翁有记得第1次随着华清风来到这古代。绵密有力的铁砂掌,一边儿打,一边说道:“华清风,你这该死的不孝之子,我让你不要出轨,不要出谷,你偏偏要出去闯天下,转了这一大圈才回来,真该死,竟然走的时候也是偷偷跑出去的,从来都不听话,长这么大就没有一次让我省心的,我打死你这个不孝之子算了!”

    华清风上蹦下跳的,躲避着自家老爷子的神奇掌法,实在躲不过去之后就躲到了白头翁的身旁,老雇主一看此次化清风不是自己回来的,而是带了一个朋友更是生气,对着两人就打了说:“你自己偷着跑出去也就算了,竟然还将外人带回我的神医谷,你将我的神医谷到底摆在何处?难不成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人就可以进入了吗?也不知道你的偷鸡摸狗的朋友,是如何来的一副,委委屈屈道貌岸然的样子,指不定是谁家偷跑出来的富家少爷,被你三言两语拐来了,我这神医谷赶紧赶紧给我送回去,省得让人在外传言,我神医谷不仅会医治别人,还会将别人家的少爷拐走!”

    华清风一直往白头翁的身后,白头翁也没有办法,只好躲了起来,这三人在谷中上蹿下跳闹的谷中鸡犬不宁,个个花花朵朵都躲着,这些人生生世世在旁边嚎叫着,华清风一边道歉,一边承诺,一会儿会回来,将他们一个个都复原,谷中哀嚎一片,这老谷主更是身体力行着,教导着这个不孝之子白头翁,深深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这是神医谷还是恶人谷,怎么一点儿也不像外界传言那般。

    难不成世人的传言有错,还是他根本来到的就不是神一步,正在他七想八想时,老谷主又打来了一张,这一张已然是躲不过去,华清风只好运用张力与他相接还好,老公主及时收住了张力,华清风也及时将白头翁扯了过去,这才没有导致更大的事情出现。

    老谷主一下停下来,看到白头翁掌内流传的金光,说道:“你是归尘青烈鸢宗的人,小子!报上名来,还不知你是哪个人门下的弟子,说不定我还与他有几分交情!”

    白头翁早就与华清风据实交代过自己的出身,此时也不怕再交代一遍,只好略微失了一礼,对着老谷主微微弯腰说道:“禀告您,我乃是烈鸢宗此代的少宗主,家父正是烈鸢宗宗主!”

    老谷主有些不信,上下打量着白头翁,白头翁任他仔细看着,堂堂正正站在那里。

    老谷主说到:“想当年我还曾游历天下之时,曾与你们老宗主有过一面之缘且不说,看你的面相多少有几分像他这流转的内力如此高深,应该也是真的了!”

    这时华清风才开口说道:“爹是真的,他当然是真的了,这是因为我俩来到了神医谷附近,我才说邀他来坐坐之后我俩游历天下的时候,他还打算带我到归陈厅去坐坐呢,据说那里都是连绵不尽的大山听着名字就感觉很好玩儿!”。

    老宗主恨铁不成钢的打了他一下对他说了:“都是山有什么好玩的,难道我这神医古中的山还有这花花草草还不够你玩的吗?”

    这一下打的化清风呲牙咧嘴看的白头翁是胆战心惊,生怕这大涨也落到自己身上,还好老谷主对着白头翁还算是和善。

    (本章完)
推荐阅读: